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 嫡女锋芒之狂妃最新章节 > 嫡女锋芒之狂妃 正文 第两百九十八章 与梓馨结盟
嫡女锋芒之狂妃

《嫡女锋芒之狂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两百九十八章 与梓馨结盟

    醉仙楼。

    赵谦眉飞色舞的说着自己在草原之的英勇事迹,赵炎含笑听着,不时的喝一杯,虽然不知道有着建功立业的功利之心,不过作为在军营里面待了那么多年,现在却困顿于朝堂之的人,对于沙场还是有一种向往之情。

    “杀神……”赵炎嘴里面突出这两个字,“真想亲眼看看他们的英姿啊!”

    “杀神”,这一次在草原之出尽风头的精锐部队,被周帝赐名为杀神,虽然不骁骑营的根基深厚,但是异军突起,在草原之的铁血事迹,依然成为了一段传!

    赵凌嘴角勾了一下,虽然未曾亲眼看○∑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到陛下亲自训练的这一支铁血部队是如何的奋勇杀敌的,只是从亲历过的人的只言片语当能够看出来那些刀光剑影,绝非言过其实,这一支部队的确有跟骁骑营相抗衡的实力!

    一个骁骑营尚且能够给长孙家不小的威胁,再加一个杀神,对于长孙家来说,现在最好的打算是知难而退,陛下要什么,给他什么好了!

    只是苦心经营的长孙家会甘心?将权力放出去之后,会对陛下放心?或许皇祖母还在世的时候,长孙家的确会平安无事,只是皇祖母百年之后呢?或者说长孙迟的存在,是为了达到一种平衡?

    如果陛下大力提拔长孙迟,是在释放自己这方面的善意,那么他护着小鱼,任由她追查当年的真相的目的又是什么?这分明是两件矛盾的事情……

    如果长孙家选择了更为折的方式,陛下会不会放弃小鱼?

    赵凌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果然没有人能够真正猜得到陛下的心思!陛下对于长孙家到底存着什么样的心思?对小鱼是否有杀心?

    “的确是陛下的一柄利剑!”赵凌说道,“是不知道陛下会将这柄利剑刺向谁的胸膛!”

    大周现在的军力已经雄于周围诸国,如果陛下不满足于只是牢牢掌握大周的皇权,而是剑指天下,那么长孙家这个后患应该不会留下。

    “不管陛下这把剑要刺向谁,可是把老三给吓坏了!”赵谦收了脸的笑意,“不过陛下城府之深,让所有人咂舌,老三的情况何止凶险,若是有一点子的坏心思,只怕难以回到京城了!”

    “不过,陛下这一手的确让很多观望的人都胆寒了,陛下之前或许是有意让老二跟老三相斗,让百官站队,现在或许是在释放一个信号,告诉大家该效忠的人只能是自己!”赵凌说道,说起赵烨,又让他想起了苏萱,心微微一沉,那一抹挥之不去的歉意,或许这一辈子都会伴随着他。

    他不忍心苏萱受到伤害,只是与赵烨相斗,伤害却是无法回避,从她嫁给赵烨开始,这是已经注定的,如同陷入了一个循环一般,她困在了漩涡内,而要将她如何拉出来,他现在无能为力,面对苏萱的这股无力之感,让他深深的怀疑自己,那些自以为是的担当与能力,是名副其实还是徒有虚名?

    男人之间为了权欲的争斗,受到牵连却永远是他背后的人。

    “陛下接下来会做什么?”赵谦问道。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如果陛下的雄心真的是剑指天下的话,那么接下来必然是要将一些隐患处理掉!”赵凌说道,“如长孙家,如十年前的旧案,如立嗣!”

    “立嗣?”

    “陛下现在将两位皇子的权柄收回去,是为了不再内耗!”赵凌说道,“也可以说,或许陛下心里面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你觉得会是谁?”赵谦兴奋的问道。

    “虽然陛下现在释放出来的信号都是意属老二,只是陛下的心思不是那么好猜测,说不准啊,正是因为把不准陛下的脉搏,百官才会左右摇摆或者观望啊!”赵凌说道,“如果陛下决定立嗣,定然是已经将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即便是有争端,也会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接下来要看看他对于老三跟长孙家关系的处理了!不过陛下不管做出什么事情,或许我都不会吃惊!”

    一片白色之,梓馨面色苍白,身形消瘦,仿似要融入这一片凄凉之一般,前来拜祭父亲的人不少,毕竟父亲的死对于大周来说是大功一件,甚至有她以前的姐妹认为她父亲死得其所,她的未来定然不可限量。

    那些好心或者假意,她自然不会放在心,叫她觉得痛心的,她并没有等来真正要等的人,到了现在都未曾见到世子的影子……

    “梓馨小姐,节哀顺变!”江怡然香之后,蹲在梓馨的面前,轻声的安慰道。

    梓馨点头致谢,只是她觉得有些怪的是这人未曾像其他的人一般,说完这冷冰冰的安慰的话之后,再唉声叹气一番,然后离开,而是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她微微蹙眉问道:“还有什么事情么?”

    “以梓馨小姐的姿色还有才情品行,应该得到最好的!”江怡然轻轻的将梓馨面色的碎发压在了她的耳后,又道,“只可惜造化弄人,让你现在为情所苦!”

    “你知道我的事情?”梓馨有些难堪的问道,毕竟她对赵凌投怀送抱都被拒绝,又要如何不怀疑自己,质疑自己的魅力!而现在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被她说了出来,感觉赤身裸体被人看光了一般,一股恼怒之情油然而生:“你什么意思?”

    “不要误会!”江怡然淡淡的笑了笑,“我没有任何额恶意!追求自己的感情,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一点错也没有,不过梓馨小姐路却有了江小鱼这一块挡路石,如果不把这块石头搬开的话,你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些困难!”

    她将灵位看了一眼,又道:“如今你父亲尸骨未寒,江小鱼可是在迫不及待的筹备着她跟世子之间的婚礼呢!这个世界之,有那么多人都过得不如意,凭什么江小鱼要过的如意呢?”

    梓馨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江怡然:“这是我的事情,跟你何干?”她既然知道自己最隐私的事情,说明至少太后身边有她的人,她对这个人知道甚少,只是她的确是江小鱼的妹妹,为何要说自己亲姐姐的坏话?

    “梓馨小姐不必用这种目光看着我的!”江怡然微微一笑,“我知道你在考虑什么,不过我们之间有着共同的敌人,那是江小鱼,你要相信,我对江小鱼的恨意只会你多,所以,如果这个世界注定有人要倒霉的话,这个人为什么不是江小鱼呢?你说呢?”

    梓馨咬着唇没有出声,江怡然轻声说道:“你不必这么快回答我,考虑一下吧!这个世界不该只有我们不过的不幸,应该有人过的自己更不幸才是!”

    江怡然起身离开,正准备马车的时候,只见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自己面前路过。长孙迟骑在高头大马之,身后带着一队人,他依旧是如此的英武,如此的伟岸!

    只是他面无表情的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只留下一个无情的背影,江怡然暗自咬牙,难道现在对自己已经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施舍了么?

    难道你现在真的爱了绮雯了么?

    她爬马车,缓缓启程,看着街道面的热闹繁华,这一切与自己到底还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母亲的死,她一心一意认为是江小鱼的错,为什么如此憎恨江小鱼?恨不得她去死?人总得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不是吗?正如江小鱼当年也不过是靠着仇恨支撑着活下来了一般,自己也不过是给自己活下去的希望罢了!

    行尸走肉,莫过于此吧。

    秦辉依然在院子里面晒太阳,只是她如今再来这个院子,已经用不着偷偷摸摸了,当初知道齐翘嫣被人走之后,秦辉勃然大怒,认为是她未曾将一切安排妥当,她心自是不服,只怪他自己下手太慢了而已,两人不欢而散,更加让她恼怒的是,接下来的计划或许不能够进行下去了,不过又心怀侥幸,或许还有一击的机会!

    “你来做什么?”秦辉淡淡的瞥了一眼。

    “计划需要继续进行下去!”江怡然冷冷的说道。

    “还有这个意义?”秦辉蹙眉。

    “为什么不?”江怡然笑着蹲在了秦辉的面前,“这可是我们约定好的事情,人我给了你,她被人救走,那不再我承诺范围之内,你必须要将自己承诺的事情完成不是吗?而且我也是在救你,你如今算是背叛了江小鱼了,她还会继续容忍你吗?这不是也是你放手一搏的最后机会了,要抓住才是啊!”

    她说着,温柔的整理了一下秦辉的衣服。

    “江小鱼不是跟齐家有仇么?为什么要救齐翘嫣?”秦辉不解的问道。

    “因为有的人是好人啊!”江怡然微微蹙起眉头,“只是她对敌人的女人尚能往来一面,但是对于母亲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呢?所以啊,这个好人,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

    “齐翘嫣是通缉要犯,江小鱼窝藏要犯,你去举报是了!”

    “可是你有证据证明她与此事有关?你连救她的人是谁都没有看到!”江怡然讽刺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