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斗气星空最新章节 > 斗气星空 第一卷 星空守护神 第0056章 精神介入!菱花悲惨的过去!
斗气星空

《斗气星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0056章 精神介入!菱花悲惨的过去!

    “【黑暗刻印】的作用原理就是通过记忆重组的方式,将人最痛苦的记忆进行反复的重现,使人的精神陷入崩溃的状态。当自身不能抵制这种咒术斗技的时候,必须要第三方的‘精神强制介入’。”

    众人围在急救室的病房前,菱花静静地躺在那里,呼吸十分微弱,脸色也十分的苍白,丝毫没有了往常的活力。

    白嫩的肌肤上都被黑色的蜘蛛咒文爬满,显得极为可怖。

    史狄拉多单手叉腰,竖起一根食指,认真地解释道。

    “第三方的‘精神强制介入’?这是什么意思?”
    梁宇不解地问道。

    “没错,目前只有这一种方法可行了。【黑暗刻印】能在人的精神世界中产生‘异物’,也就是‘精神杂质’,通过这些微小的瑕疵来扰乱整个脑部功能的运转。简单地来说,现在的菱花自己的精神力根本无法抵御【黑暗刻印】的侵蚀,但只要有人进入到她的精神世界中,并协助她一齐发起对【黑暗刻印】的反击,这样就能彻底将‘精神杂质’消除。”

    史狄拉多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我来吧。”

    梁宇迫不及待地说道。

    “小子,你先别急。有一点我需要说清,第三方的‘精神强制介入’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强制进入他人的精神世界随时可能面临人格被其精神免疫系统所消灭的危险,而且在介入的过程中只要出了哪怕一点的差错,所导致的结果将会是你的精神处于‘迷失’状态,也就是永久的与肉体脱离,变成‘植物人’,甚至丧失性命。”

    史狄拉多神色一肃,道。

    “精神长期脱离的后果便是‘脑死亡’么?果然风险很大啊。”

    安琪雪拉略一皱眉,就连平时个性乐观的她这个时候也变得忧心忡忡起来。

    “……这样的话,就由我来吧,如果是为了菱花,这点代价,我愿意承受。”

    莎罗默然片刻,毅然地向前迈出了一步,用坚韧的眼光看着史狄拉多。

    “哦?是这样的么?果真算是个男子汉啊,那就决定了……”

    史狄拉多听完嘴角露出认同的微笑,以赞许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子。

    “等等!莎罗大哥!”

    梁宇突然打断了史狄拉多的话,挡在了莎罗面前。

    他低下头,将双眼埋进留海下的阴影里。

    “梁宇,你……?”

    莎罗向梁宇投去不解的眼神。

    “莎罗大哥,你和菱花姐……是老朋友了吧?”

    梁宇突然问了个似乎一点也不相干的问题。

    “啊?……嗯,也算是了吧,我、安琪雪拉还有菱花都是在当见习契约师的时候就认识了的。”

    被突然这么一问,莎罗愣了好一会儿,点头回答道。

    “安妮小姐也是么?”

    梁宇转过头,继续对着安妮。

    “说起来的话,是这样的,认识菱花大人已经有3年了。”

    安妮彬彬有礼地点了一下头,回答道。

    “那么,这次的第三方‘精神强制介入’请务必让我来。”

    梁宇露出一脸坚定的语气。

    “那怎么行,你还年轻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莎罗听了摇了摇头,立刻反对。

    “是啊,梁宇,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这件事太危险了……”

    这时候的安琪雪拉终于有了些“长辈”的样子,耐心地对梁宇劝道。

    “如果……如果菱花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莎罗大哥不在了的时候,会很伤心的吧?如果是安琪雪拉姐和安妮的话,也是一样的吧?相对的,我和菱花姐相识不过才几日,即便我因此而丧命,这份伤痛相比之下,也会少的多吧?”

    梁宇没有在意莎罗与安琪雪拉的劝说,这时候他的目光很是坚决,毅然的看着莎罗,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

    一片沉默。

    梁宇的话让众人无可辩驳。

    的确,鉴于“精神介入”具有高度的危险性,而若是有谁为了菱花丧失了性命,以她的个性一定会陷入深深的自责。

    如果这个人是与她长期相处的人,她必定会为此愧疚一辈子吧。

    那样的菱花,是众人无论如何也不愿看到的。

    “都没有意见了吧?史狄拉多,准备开始‘精神介入’吧。”

    梁宇似乎松了一大口气,故作轻松地对史狄拉多说道。

    “梁宇哥,要是这样的话,那就让风憐……”

    “不行!”

    风憐犹豫了好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认真地对梁宇说道,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梁宇坚决地打断了。

    “……为什么?”

    风憐一脸委屈地望向梁宇,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从来到这个国家,再到成为了见习契约师,我们亏欠大家的真是太多太多了……所以,现在菱花姐遇到了危险,我无论如何也要救她啊……”

    梁宇的声音有些哽咽。

    “那风憐为什么不行!”

    风憐嘟起了嘴巴,言语间透露着内心的倔强。

    “总之就是不行!”

    听着梁宇这出乎意料的强硬口气,风憐显得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

    “史狄拉多,开始吧。”

    梁宇向史狄拉多摆了摆手,催促道。

    “没办法,小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大爷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史狄拉多用手理了理他那有些杂乱的红发,语气显得有些沉重。

    “请保重。”

    莎罗突然将手臂一屈,肱二头肌上发达的肌肉显示了出来,向梁宇眨了眨眼,为他打气。

    梁宇闻言有些惊讶地向莎罗那边望去,只见安琪雪拉解下了绑着马尾辫的发带,蔚蓝色的长发披散下来,显得女人味十足,同时很是帅气地比了个“v”字手势。

    而安妮则行了个标准的女仆问安礼,双手相扣,对着梁宇深深地鞠了一躬。

    风憐正微笑着看这边,尽管脸上还残留着泪痕,但她努力让自己笑容变得灿烂起来。

    “大家……谢谢你们……”

    不知不觉间,梁宇的心里涌起一阵巨大的感动,他的眼睛都被泪水模糊了。

    “好啦好啦,煽情的告别就到此为止了,赶紧开始仪式吧。”

    史狄拉多不解风情地挡在了梁宇与众人之间,一把梁宇拽到了菱花病床的床头。

    “东方苍龙!”

    史狄拉多一声暴喝,将手中的一枚金币抛向了房间的东方。

    “南方朱雀!”

    拇指一弹,金币被弹向史狄拉多身后,房间的正南方。

    “北方玄武!”

    史狄拉多略一甩臂,金币被扔向房间的正前方。

    “西方白虎”

    最后,他一个转身,将最后的一枚金币仍向了房间的正西方。

    “合!四象守护阵!”

    “啪”地一声,史狄拉多双手一个合十,掌间万道电光炸裂开来。

    一道无形的结界已经展开。

    此时,只要是对斗气稍有研究的人,就可以感觉得到空气中浮动着的【战锤斗气】的力量。

    “这里的空气中浮动着许多‘意念碎片’,这些碎片是人死后的精神残余,这些碎片通常会聚集起来,形成力量微弱的‘灵识’,在你的精神介入到菱花的体内的时候,这些‘灵识’会拼命地前来抢占你的身体,而这个‘四象守护阵’结界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恶性事件的产生而设立的。你所要注意的是,这个‘四象守护阵’极限维持时间是一个小时,所以要消除菱花的‘精神杂质’,解除【黑暗刻印】的力量就一定要限定在一个小时之内!”

    史狄拉多叮嘱道。

    “嗯,我了解了。”

    梁宇压抑着心中紧张的情绪,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好,精神介入仪式正式开始!”

    史狄拉多将脖间挂着的十字架坠饰取了下来,这其实是“轰雷十字架”的原型。

    “轰雷里技•次神识!”

    只见他大喝一声,一手将十字架从天顶穴处插入了梁宇的脑袋里!

    奇怪的是,梁宇根本没有感觉到痛楚,也没有鲜血流出。

    但的的确确,十字架被深深地插入了梁宇的脑袋正中。

    但是,随着史狄拉多缓缓地将十字架拔出之时,梁宇感觉得到自己的精神似乎正在被一股力量急速地吸出!银白色的十字架也渐渐变成了深黑色!

    等到史狄拉多将十字架完全拔出之时,梁宇的精神也被完全地抽走了,身体像脱线的木偶一样,倒在了地上,一旁的安琪雪拉和安妮连忙将梁宇扶起,抬到了一旁的病床上。

    “狮子投来深邃的目光,大洪灾在脚底泛滥,十从唯天,四后增地,却祸、除祸、破祸,释放吧!”

    史狄拉多飞快地念完咒语将那深黑色的十字架悬在了菱花头顶,这时十字架散出数道黑光,飞速地钻入了菱花的脑海中!

    “一切就看你了,小子。”

    史狄拉多望着那几道一闪而过的黑光,心中暗暗为梁宇祈福。

    ***

    狭窄的小巷。

    房屋的墙壁上都残留着一层厚厚的煤灰,旁边是流着工业废水的肮脏水沟。

    这里似乎刚下过雨,显得十分泥泞。

    空气十分寒冷,似乎正值初冬时节。

    梁宇恢复了意识后,发现自己身处这么一个地方。

    四周是老式的工人平板房,这里似乎是工业革命初期时的斯科特王国的某个小镇。

    如果说这里是菱花精神世界的记忆重塑的话,那么这多半就是菱花的故乡了吧。

    “呼……呼……呼……”

    一阵剧烈地喘息声传来,然后是嘈杂的脚步声。

    “抓小偷!快,抓住他!这个不懂教养的兔崽子!”

    一个黑发小女孩拿着一个装着面包的袋子跑进了巷子里,她的身后几个厨师模样的人正在拼命地追赶着她。

    “咚”的一声,当小女孩就要经过梁宇身边时,她重重地跌倒在地。

    可能是因为道路过于泥泞的缘故吧,而且小女孩穿的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大小不一的旧拖鞋。

    “糟了……”

    小女孩的左腿似乎受了严重的摔伤,小腿处高高地肿起,膝盖也被擦破了皮。

    她挣扎着想要爬起身,但双腿根本使不上力,尝试了几次,最后都再次摔倒在地。

    梁宇打量了一下小女孩,她大概10岁左右的样子,穿着破旧的连衣裙,头发也是随意的披散在肩。

    由于衣裳单薄,她的皮肤尽是青紫色的冻疮。看来小女孩的家境似乎不好。

    她有着一双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即便此时她的脸上溅满了泥污,那一双明亮的眸子都始终没有黯淡下去。

    那是一双对未来有着美好憧憬的双眼。

    “这个小女孩……是小时候的菱花?”

    就是这双带着明亮色泽的双眸,让梁宇认出了小女孩的真实身份。

    她正是童年时代的菱花。

    “你没事吧?”

    梁宇想拉小女孩起来,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就够不到她,双手触碰到的只是一片虚无。

    “哼,看你还跑!”

    面包店的厨师们将小菱花团团围住,领头的一个胖厨师抬起一脚便踢了上去。

    “啊……”

    菱花一声痛呼,好不容易才扶墙站起的她又重重地摔倒在地。

    “这么小就当小偷,长大还了得!”

    “是啊,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兔崽子!”

    “敢偷我们店的东西!真是不要命了!”

    “快把偷的面包交出来!”

    另外四个面包店的厨师也围了上了对着幼小的菱花又踢又打。

    “……”

    小菱花无助地蜷缩起她那单薄的身子,死死地抱住怀里的面包袋,任凭大人们如何踢打,她始终不将面包交出,甚至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似乎要把平日里被老板盘剥的怨念释放出来一样,这五个成年男子越打越上瘾,动作也越来越粗暴。

    先是用脚踢,最后竟然变成了用脚狠狠地碾压着小菱花的脸。

    “住手!”

    梁宇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大喝一声,冲将了上去,想要阻止这群粗暴的厨师们。

    可是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是镜花水月一般,梁宇根本无法触碰到实体。

    “这就是菱花姐的童年记忆?……我根本……不能插手么?”

    梁宇的心中一阵酸楚,他没有想到那个对什么事都相当在行的菱花竟然会拥有一个如此凄惨的童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