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绝代武帝最新章节 > 绝代武帝 正文 703.第703章 邪恶一击
绝代武帝

《绝代武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703.第703章 邪恶一击

    眼看挣脱无望,韩尘禁不住哭丧起嘴脸,大声哀求道:“呜呜呜……不要……不要吃我,我还是未成年处男啊……呜呜呜……”

    花蛛儿怒道:“混账,谁要吃你这个垃圾了?”

    韩尘哭得更厉害了:“啊?难道你要**我?不要……我不要和你这个丑女交配……不——”

    花蛛儿几乎竭斯底里:“滚你娘的蛋!谁他妈会**你这个丑男!”

    韩尘道:“哦,既然这样,那咱们握手言和好了,呵呵呵……”

    ∵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花蛛儿冷声一斥:“握你妹!我要杀了你,而且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我要慢慢弄死你!”

    韩尘讪笑道:“何必呢?其实仔细想想,你我之间并没有多大恩怨,不如这么算了吧,我向你道歉如何?”

    花蛛儿不耐烦了:“现在道歉已经晚了。”

    韩尘接着讪笑:“那这样吧,我吃亏一点,让你摸一下好了,但是有言在先,不准碰我的小弟弟,那是留给我老婆用的。”

    花蛛儿已到了暴走边缘:“滚!不稀罕。”

    韩尘继续讪笑:“不稀罕?好!我豁出去了,让你亲一口,只一口哦,多了不干!”

    花蛛儿忍无可忍:“亲尼玛个逼,你给我死吧——”四只触手恶狠狠朝韩尘戳了下去,韩尘动弹不得,只能由着那尖锐的利爪在身到处开花。

    花蛛儿一边在韩尘身肆虐,一边得意地叫嚷道:“你刚刚说什么?嗯?你说再被我戳你是狗?老娘现在戳死你这条贱狗!”

    大量的毒素随着花蛛儿的触手不断涌入韩尘体内,韩尘痛得嗷嗷乱叫,花蛛儿则是越刺兴致越高昂。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韩尘的胸腹便被扎成了一滩肉泥。

    浓烈的毒素循着韩尘的血液蔓延到全身,他整个人都变成了墨绿色,连涌出来的血也已经黑漆漆。

    毒气很快便由五脏六腑侵入了四肢百骸,这种情况下,恐怕是大山那样的强者,也死得干净透彻了,可韩尘虚弱归虚弱,但他的呼吸依旧强劲,意识也非常清醒。总而言之,他是没死掉。

    这下花蛛儿更加吃惊了。无论外伤的严重程度还是毒素的剂量,完全足以让任何一个强者死十回,但韩尘仍然活着,是小强一族的兽人,生命力他妈的也不该那么顽强啊!

    其实内外伤到了韩尘这种境况,别说妖兽了,即便是神兽也难以存活,韩尘之所以仍吊着一口气,是因为他的身体拥有强大的自愈因子。毒素一方面破坏了他的肌体,而另一方面自愈因子却在不断修复着他的损伤,只是修复速度及不花蛛儿的伤害而已,但也因此拖延了韩尘断气的时间。

    花蛛儿打着打着,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难不成老娘的毒素退化了?

    没有啊,毒力一直在增强啊。

    一定是这丑男的原因!哼,这样也好,老娘可以慢慢折磨你。

    花蛛儿压根儿没想到韩尘拥有不死之身,她只是以为韩尘体质较特异,所以才没那么容易死。

    这可是一个极有虐待意义的试验品啊!怎么折腾他呢?凌迟?太麻烦了;车裂?老娘没那么多车啊;剥皮?技术含量太高,老娘做不来;抽肠?没准抽出来一滩屎,太恶心了;烹煮?还得烧水,等不了。

    究竟用什么花样来招呼他才好呢?真是伤脑筋啊。对了,次在人类那里看到几种刑罚相当给力,我想想,用那个什么“菊花残”好了,干净利落又方便,还能让人爽到极点!嗯,这个主意非常好,这么定了!

    想到便做。花蛛儿顺手折断一条手臂粗细的树枝,一抖手将韩尘翻了个脸朝下。

    韩尘猛地感到一阵恶寒,慌忙道:“你……你想干嘛?”

    花蛛儿回答得很干脆:“**!”

    **?

    我艹,老子连女孩的处子之身都没破过,怎么能被你先破了处男之身?

    韩尘拼命吼叫道:“住手,你这种行为太缺德了,你不能这么做,我是未成年!”

    花蛛儿得意道:“哈哈,你叫啊,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鸟你!”

    她特意将手那两尺长的木棒递到韩尘面前,然后耀武扬威地挥舞了几下。

    “有……有话好商量……别冲动啊……”韩尘咽下一口唾沫。

    花蛛儿邪邪一笑:“行啊,咱们一边玩一边商量……”一声怪叫,棍头瞄准韩尘的屁股,迅猛如雷地猛戳了过去。

    “哇啊……不要……雅蠛蝶!”感受到身后那咆哮的劲风,韩尘浑身下一阵凉飕飕,无奈身缠绕着千丝万缕,不要说挣扎,连腰胯都不能动弹分毫。

    难道……菊花这样残了吗?

    坚锐的木棍带着雷霆万钧之势,不断逼近韩尘的屁股。十寸、九寸、八寸、七寸、六寸、五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强猛的气劲先行而至,犹如万千钢针般激荡在韩尘的两臀之间,韩尘甚至都能感觉到下身传来的刺痛了。

    完了!菊花真的要残了……

    在韩尘心若死灰,准备放弃贞洁接受花蛛儿邪恶一击的时候,一声清甜的呼喝忽然从身侧传来:“棍下留菊——”

    与那道声音一同奔袭而来的,还有一片高逾十数米的白色雪光,磅礴的能量波动把悬在半空的蜘蛛激荡得下晃动,而那猛烈若雪崩的气劲,更是直指花蛛儿。

    花蛛儿一惊!她可没有韩尘那么强悍的体质,造化境强者的一击,不要说被正面打,是被挂到一丁半点,她也是必死无疑。

    生命遭到威胁,花蛛儿不得不停下折磨韩尘的举动。她不甘地怒哼一声,八足并用,飞快地向远处逃逸开。

    下一刻,雪光毫无偏差地轰在了花蛛儿先前所在的位置。

    “嘣……”

    一声有如指弹古琴的低沉颤响,从雪光爆破的心传播而开。随之而来的,是一波汹涌如潮的强劲气浪,直径达数十米的蜘蛛受到这股气浪的冲击,整个儿便弹了起来,远远看去,仿佛一张巨大的弹簧床。

    不愧是堪黄阶斗器的蜘蛛丝,被如此强横的一招正正轰,居然没有支离破碎,雪光仅仅在蜘蛛打开了一道裂口,而蛛的整体结构,几乎没有遭受太大的破坏。

    崩开的裂缝在韩尘身边,断开的蛛丝无法再支撑韩尘的体重,韩尘在气流的冲击下,径直翻了高空,等他再度落下来的时候,已经被粘在蛛的另一端了。

    蜘蛛的末端附着了百株古木,蛛丝受得了这股冲击,但这些寻常的树木如何承受得起?蛛被震得剧烈抖动的时刻,这百株粗壮的树木亦是被拉得东倒西歪,一些稍微纤细的,甚至被连根拔起了。

    地面撕开了一个十多米宽的大坑,飞溅的碎石断木有七八成都被蛛粘在了面。这时的蜘蛛,看去像一个落魄的战场,满眼尽是狼藉。

    在场人当,能够发动如此攻击的,除了白雪还有谁?

    余波尚未散尽,白雪那靓丽的身影便已从天而降。

    她万万没有料到,花蛛儿制造出来的蛛丝,强度竟坚韧如斯。她的修为远超花蛛儿,可倾尽全力的攻击,却只能在对方的蛛打开一条裂缝,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原本白雪还对花蛛儿的传闻心存怀疑。毕竟跨越数级的战斗,光凭毒素可不行。力量、速度、反应若是无法跟敌人,她的毒未必能施加在对方身。但有了这蛛不一样了,光是这蛛丝的束缚,足以抵得一件斗器或是一门功法,怪不得有那么多强者被她斩落马下,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事实永远胜于传说。亲身体会过后,白雪对于花蛛儿的敬畏之心,起原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白雪冲得太急,没控制好自己下落的位置。她踏在了裂口边缘,蛛丝那超强的沾粘力,立时便让她举步维艰。

    她却是没顾及自己的窘境,脚一落将下来,便望向了韩尘的方向,大声问道:“喂,你怎么样了?”

    她的情绪充满了惶急,她很想过去看看,可是蜘蛛却像是和她的脚连在了一起,无论她如何用力,硬是抬不起来。她只得眼巴巴看着韩尘,期盼对方能及时回话。

    连白雪也没注意到,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一个陌生人产生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了。

    至于韩尘,他的意识虽然还算清醒,但他的身体机能已经被毒素破坏殆尽了,他模模糊糊感觉到是白雪救下了他,却是无法再出声回应了。

    花蛛儿从远处一步步走了回来。她一边走,一边狞笑道:“舍生忘死救情郎,真是感人啊。可惜你的小白脸已经毒气攻心,是神仙也回天无力了,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白雪顾不得花蛛儿的调侃了,她怒声道:“花蛛儿,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今天要来找茬?”

    花蛛儿笑道:“我只是受人所托,在这里恭候你而已,至于为什么,你得要跟我去问问委托人了!”

    受人委托?也是说,有人预谋对付他们白狐一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