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七百零三章 结拜兄弟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百零三章 结拜兄弟

    “轰”突然间,惊天动地的气势‘荡’漾天地,仿佛将天地定格。无尽的威严自苍穹之中莅临而下,天空瞬间变得‘阴’沉了下来。短暂的定格瞬间变化,刹那间风起云涌。

    所有人惊恐的望着天地,所有人呆滞的看着天空的变化。一声声长生天的呼声响起,所有人都想到了这是长生天的旨意。因为这样的天地变化,也唯有长生天的怒火才能发生。

    埃古和杂木合不约而同的看向一边雪白的马车,到了这个时候,两人才恍然间意识到,随着穆瑰而来的是两辆马车,穆瑰一辆,那么另一辆是谁?

    在无数炙热的目光之下,车帘被缓缓的打开,一只雪白修长的手中缓缓的伸出车帘。一个~wan~shu~ba,ww£w.wa∧nsh⊙uba.co¢m清瘦身穿白‘色’长袍的老人缓缓的踏出马车缓缓的来到穆瑰的身边。

    “我是长生天宫的夜幕天尊,由我坐镇在此,你还担心自己的安全么?”夜幕天尊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埃古的眼眸,眼神中的警告令人不寒而栗。

    埃古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呆滞的眼睛默默的点了点头。此刻无论是埃古还是杂木合,心底早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原本他们以为对安拉可汗的实力已经有了清晰的认知,但到了现在,他们才明白那些也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长生天宫都听命于可汗?那是草原数千年来恒古未有的事。长生天宫超然于皇权之上,他们可以改天换地,他们是草原上的‘精’神领袖和神!

    草原上出现过很多雄才大略的可汗,他们强大,他们勇武,他们睿智,但是古往今来从来没有一个大汗得到过长生天宫。而现在,夜幕天尊竟然跟着穆瑰公主一起来,而且还为了镇压两部落的矛盾,那是不是意味着长生天宫已经对安拉可汗效忠了?这……太疯狂,太惊悚了。

    “‘女’真部落的十万狼骑退到北边十里之外,南‘蒙’部落的狼骑全部推到南边的十五里之外,在和谈结束之前,所有军队都不准靠近一步!”夜幕天尊冷冷的喝道,轻描淡写的定下了规矩。

    没人敢提出异议,就算要南‘蒙’部队离开家园去南边十五里的地方驻扎这种要求杂木合都不敢说出一个不字。部队远离,也瞬间使得原本充满肃杀的天地渐渐的变得清明了起来。

    南‘蒙’部落的牧民们偷偷的舒出了一口气,战争从来都是贵族之间玩的游戏,而对于他们这些牧民来说,无论立场如何他们更加渴望和平。没有战争就没有伤害,而战争无论胜败,伤害的只有他们。

    所谓和谈,并不是化解以前的仇恨。积累了上百年的仇恨怎么可能轻易的化解。唯一让敌人变成朋友的,只有利益。草原上是讲究实力和利益的地方,唯有利益才能让两个原本敌对的部落和平相处。

    穆瑰深知这些规矩,所以坐下来之后根本没有提什么战争的危害和平的不容易。她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拿出了一张羊皮地图,然后拿出匕首将羊皮地图一分为二。

    为了让两个部落不再针锋相对不再厮杀,安拉可汗可是下足了成本。按照以往安拉可汗的脾气,没有人可以从他的嘴里掏到吃的。所有不听话的,都将在他的兵锋之下灭族。

    但是,现在的安拉是可汗,草原上的大汗。他可以用刀剑让草原各部落臣服,但他却不能用刀剑来治理他的草原。所以,这也是破天荒的让安拉拿出了原本已经吃下去的东西作为南‘蒙’‘女’真两大部落和谈的本钱。

    相对于‘女’真部落,南‘蒙’部落是老牌的贵族。而老牌的贵族总有一些爱占便宜的习惯,就算穆瑰的安排如此的公平,杂木合依旧有些不满意。

    和谈就是要在谈判中进行,而谈判更是一‘门’细致耐心的活。哪怕草原上的人向来直来直往,但在谈判桌上,他们却表现出了令人诧异的耐心。

    谈判一连持续了三天,这三天来穆瑰并没有一点着急。她希望这一次谈判,能彻底的解决所有的矛盾纠纷。南‘蒙’和‘女’真两大部落,不仅仅只是草原上的一个部落而已。他们还代表着草原上其他部落之间的矛盾。

    如果连他们都能和解,都能化解矛盾,那么其他部落之间的冲突都可以轻易的化解。正因为如此,安拉可汗才用这种柔软的姿态解决这件事。

    在此期间,穆瑰一直能感受到一道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直看。虽然从十三岁之后起,穆瑰每次离开王庭都能感受到这种目光,虽然这么多年她早已经习惯。但是这一次,被人这么盯着三天,穆瑰也不能再将这目光当做不存在。

    抬头望去,在埃古的身边,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他叫洪烈,是埃古的儿子。穆瑰听说过洪烈的名字,他也是草原上了不起的英雄。

    洪烈最辉煌的战绩就是一人率领一万狼骑,击溃了可多部落八万狼骑,并且追杀他们十五里,斩下了三万头颅。因为这一战,洪烈的名字正是进入了安拉可汗的耳朵中。

    但是,草原上被人吹捧的英雄太多了。真正让穆瑰记住这个名字的原因,是因为从她的姐姐麻姆的口中听到的。穆瑰虽然不认同姐姐的作风,但她们姐妹之间的感情很好。

    在安拉还没有那么强盛的时候,要不是姐姐麻姆用身体保护着他们,他们也许早已经死了。麻姆在草原上的名声是‘荡’‘妇’,但在穆瑰的心底,姐姐是纯洁的可兰‘花’。没有哪个‘女’人是天生的‘荡’‘妇’,麻姆无非是想用痛苦来麻痹曾经的痛苦而已。

    洪烈是唯一一个经受住麻姆让麻姆独守空房的男人。所以麻姆回来之后对穆瑰说,如果将来洪烈继承了埃古的王爵,‘女’真部落将成为草原上仅次于突也的强大部落。

    只要是男人,没有不好‘色’的,洪烈能经受住麻姆的‘诱’‘惑’只能证明洪烈的意志极其的坚定。一个了不起的男人,必须要有坚定的意志。

    所以哪怕洪烈如此不加掩饰的注视,穆瑰也没有流‘露’出厌恶排斥。反而轻轻的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穆瑰的微笑是那么的美丽,仿佛一瞬间盛开的‘花’朵。刹那之间,洪烈感觉自己的灵魂离开了躯体向穆瑰飘‘荡’而来。

    今天是和谈的第三天,也是和谈最后的一天。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谈妥,就是杂木合都有些失去了耐心变得不再那么坚持。到了太阳接近黄昏的时候,所有的利益划分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谈妥之后,无论是杂木合还是埃古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虽然彼此明白,这个笑容是多么的虚假。但在利益的面前,仇恨什么的都不应该存在。

    穆瑰端起酒杯,缓缓的来到两位大王的面前,“既然都已经谈妥,两位叔叔就应该化干戈为‘玉’帛,以后携手并进共同辅佐父汗。穆瑰提议,两位叔叔何不在此结成异‘性’兄弟?”

    这个提议很突然,也超乎了两位大王的预料。但是,既然已经和解,这个提议他们就没理由拒绝。这才是穆瑰真正的杀手锏,也是保证他们两部落不会再起矛盾的保险。

    在草原之上,誓言的威力胜过生命。在草原之上,结成的异‘性’兄弟和亲兄弟没什么区别。一旦结成了异‘性’兄弟,埃古和杂木合就再也不能争吵厮杀,否则会被整个草原唾弃。他们没有儒家的礼义廉耻,但是他们比儒家更加遵守规矩。

    杂木合短暂的错愕之后,脸‘色’也变得铁青。但也仅仅一瞬之间,杂木合的脸上挂起了灿烂的笑容,“既然穆瑰公主提议了,杂木合自然愿意,不知道埃古大王是不是愿意呢?”

    “哼!我没你那么‘阴’险!”说着埃古拔出腰间的匕首,轻轻的在掌心一划,滴滴鲜血淌下滴落在酒杯之中。手中的匕首轻轻的向杂木合抛去,杂木合轻松的抄在手中也学着埃古将鲜血滴落酒杯。

    一杯血酒,分而对饮。两人在喝下酒的瞬间,已经结成了异‘性’兄弟。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能对对方刀剑相向,不仅如此,今后一方遇到了困难,另一方也必须出手帮助。这种契约,在草原上古老而神圣。

    “既然和谈已成,穆瑰也算对父汗有了‘交’代!”穆瑰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这三天来,穆瑰的心底也不轻松。穆瑰刚刚站起身,一边的杂木合却连忙出手挽留。

    “公主,埃古兄弟,和谈已经完成,但两位也不用这么急着离开。今天早上,我已经命人开始准备,两位还是在南‘蒙’部落住上一晚明天在离开吧?我已经准备了最高规格的晚宴,保证大家尽兴。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们应该尽情的狂欢,两位以为如何?”

    穆瑰眼中有些意动,缓缓的转过头看了眼夜幕天尊,在得到了夜幕天尊点头之后,穆瑰才对着杂木合轻轻一笑,“那就谢谢杂木合叔叔了。”

    “没关系没关系,那是我的荣幸!埃古兄弟,你呢?”杂木合笑眯眯的问道。

    “我?我今晚上要吃穷你!”埃古瞪着圆圆的眼睛嗡嗡的喝道。

    “哈哈哈……小心被撑死!”杂木合爽朗的笑声仿佛车轮一般滚向远方。

    在南‘蒙’部落的北方,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在草原上缓缓的走着,夕阳斜照,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101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