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血手之死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百零一章 血手之死

    寂静的夜‘色’,星辰闪烁。血手静静的站在星辰之下望着天空的斑斓。这是被号称永不沦陷的堡垒天幕结界,从天幕府成立四百年来从未被人攻破的天幕结界。

    天幕府是家,是信仰。仅凭宁月的一句话,上千天幕府捕快连家都不要了?这不合适,也不合理。血手望着天幕结界的彩光眼神中闪烁着一丝坚决。

    哪怕整个天幕捕快都抛弃了天幕府,至少还有他,至少还有血手遵守着当初的誓言。当年也是年少轻狂,当年以第一的姿态离开了天幕府训练营,天幕府是他的起点也是他的归宿。

    突然,天空的星辰发生了变化。仿佛被无形的大手扭曲了起来。一朵朵星辰,就像天空熄灭的+万+书+吧,ww∧w.w≈ans♀huba.c≮om灯,成片成片的消失不见。

    血手的眼神猛然间便的凝重了起来,他感受到了天地之间弥漫的杀气,更感受到了那仿佛肆意游‘荡’的肃杀。这种威压,仿佛空气凝结的气息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以天幕府为中心,无数灯火突然间被点亮。这种压抑的感觉,似乎唤醒了熟睡的人们。突然间,大地颤动天空摇晃,无数喧嚣和吵闹声响起。从四面八方,仿佛无穷无尽。

    血手的眼神再一次眯起,一身气势也缓缓的升腾与天幕结界相容。血手冷冷的看着,看着那远处越来越近的轰鸣声,看着那仿佛吞噬天地的黑暗越来越近。

    “轰”一声巨响,仿佛天地发出的怒吼,声‘浪’如‘潮’,滚滚的向四面八方‘荡’漾而去。那种天威,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所有听到这声巨响的,无一不心底一颤。更有甚者甚至以为是天神的暴怒,蜷缩在地不断的向着神明忏悔。

    一道火光在天幕结界之上炸响,天幕结界微微晃动便恢复了原样。虽然这一道火光来的突然,也并没有对天幕结界造成什么伤害。但血手的眼神却依旧猛然间一缩,一种仿佛发直灵魂的颤栗瞬间席卷周身。

    “火炮?”

    那是一枚火炮,大周皇朝的不二杀器。要说能让天下顶尖‘门’派或者顶尖高手忌惮的东西是什么?毫无疑问的是火炮。五十年前,祁连太子征战草原。那反败为胜的决定‘性’一战,不就是用数以万吨的火‘药’炸死了八个草原天尊么?

    火‘药’不像武林高手,火‘药’的威力没有上线。只要够多,没有谁是火‘药’炸不死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大周皇朝的火炮,会进攻天幕府?血手不相信玄‘阴’教能拿到火炮。

    每一口火炮都会严格的把控,每个月都会有专‘门’的人检查清点。一旦出现丝毫纰漏,轻者罢官免职重者抄家问斩。大周皇朝立国这么久,其他的纰漏都出过,但火炮却从未出过纰漏。

    但是现在……为什么火炮会攻击天幕结界?

    那一声炮火,仿佛是一个讯号。突然之间,天空亮了。血手眼神一怔,呆呆的看着眼前出现的画面。四面八方突然间升起无数条火龙。

    随着火龙的出现,震撼心灵的爆炸声也突然间的撕裂天地。那无数的火龙,如同一条条彩带向天幕结界抛来。而天幕结界,就像被包裹的饺子馅一般,被四面八方的火龙环绕包拢。

    血手短暂的震惊之后,一瞬间运转起强悍的修为。天幕结界,爆发出璀璨的光芒。但仅仅一瞬之间,璀璨的光芒被无尽的火光吞没。

    天幕结界震动,天幕结界下的天幕府剧烈的摇晃。血手口吐鲜血的倒退一步,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漆黑。

    这火炮的威力,绝对是当今朝廷威力最大的神威火炮。神威火炮乃是大周皇朝四百年来研制出来的威力最大的火炮,每一发炮弹的威力,只要命中就连武道高手都不能等闲视之。

    这种威力的火炮,每一‘门’的造价都是天价,所以整个大周皇朝,能够装备的只有三支最强的军队。而三支军队之中,又以夜魔军装备最多。如果莫无痕知道,估计脚趾头会痛的直跳脚。

    仅仅一轮火炮过后,天幕结界已经摇摇‘欲’坠。血手到了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宁月会让天幕府全体撤离。他现在终于懂了,宁月的这个命令并不是无稽之谈。

    夜魔军竟然轰击天幕府,大周第一强军,被称为大周定海神针的军团竟然叛变了。也许不只是莫无痕,就是满朝文武都会脱口而出的骂一句我‘操’。

    但是,留给血手的时间不多了,血手没有后悔留下来。因为如果连他都走了,天幕府也许承受不住一轮的火炮轰击。他留下来是为了善后,而现在,就是该善后了。

    血手没有犹豫多久,身形一闪人已向藏武阁冲去。而在此刻,四面八方的无数炮火再一次轰炸而来。无数火龙,带着绚丽的火焰狠狠的撞击在天幕结界之上。

    天空在咆哮,大地在颤抖,天幕结界在疯狂的摇曳。每一次的轰击,都仿佛有人用巨锤狠狠的敲击在血手的‘胸’口。每一次,都能让血手口吐鲜血五脏震‘荡’。

    血手颤抖的身体来到藏武阁,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体验过像此刻这样的颤抖。眼睛望着眼前的藏武阁,血手的心在滴血。藏武阁之中的武功秘籍,是大周皇朝的瑰宝。

    大周皇朝以武立国,立国之后,历代先皇‘花’费了多大的心力才收集到这么如浩瀚的武功秘籍。虽然绝大部分在其他天幕府也有副本。但凉州天幕府总部之中,还是有不少孤本的。

    这些东西不能失,但更不能落在叛逆的手中。眼神中闪过一丝绝望,眼角处迸‘射’出一道晶莹的泪光。血手猛然间一甩手臂,推倒了墙壁上的一盏油灯。灯火落地,呼的一下火焰窜起。

    当火势点燃之后,血手马不停蹄的赶往卷宗楼。这个丝毫不下于藏武阁的所在。在以前,这些就是天幕府最为珍贵的东西,而现在却要用血手的手亲自将这些付之一炬。

    多少先辈的呕心沥血,为了获得机密的情报,多少天幕府捕快为此献出了生命?但现在,血手却要将这些历代天幕府捕快用生命换来的东西亲手毁掉。比起心底流出了泪来说,口中吐出的血算得了什么?

    天空的炮火不断的轰鸣,血手的身体不断的颤抖。就算有着天幕结界的加持,血手依旧无力承受神威火炮的轰击。就算有了血手这个天人合一高手的加持,天幕结界依旧也无法承受。

    两团火焰升空照亮了天地,血手背对着两座巨大的焰火,缓缓的向天幕府外走去。每一步都如此的艰难,每踏出一步都能让他的身体发出颤抖。但是,血手依旧坚强的,坚定的踏出每一步。

    神威火炮的轰击越发的‘激’烈,天幕结界的光辉越发的暗淡。渐渐的,天幕结界上的彩光彻底的消失,留下了那一道如水晶一般的玻璃罩。

    “轰”一轮火炮再一次狠狠的轰击在天幕结界之上。晶莹剔透的天幕结界轰然破碎。那散落的水晶,就像天空洒落的星辰。美得让人‘迷’醉,动人的仿佛樱‘花’雨下。

    血手跨出的脚步猛然间停歇,静静的立在原地目视前方。清风吹过,吹动了血手的发丝,吹开了他无袖的飞鱼服,也吹干了血手嘴角蜿蜒流下的血渍。

    “哒哒哒”震动大地的马蹄声响起,无尽的黑雾笼罩着道路的尽头。道路的尽头看不见终点,仿佛通向另外的时空。突然间,一匹浑身包裹在黑‘色’铠甲中的战马冲破黑雾。

    紧随而来,无数骑士呼啸的冲过黑雾向天幕府冲杀而来。骑兵轻易的冲破了天幕府的匾‘门’,冲破了练功场,冲到了血手的面前。

    血手依旧一动不动,静静的站在原地,静静的目视前方。眼神中散发着炽烈的杀气,浑身上下弥漫着不屈的气势。骑兵们并没有攻击,而是静静的将血手包围。

    但过了许久,血手依旧一动不动。一个骑兵终于忍不住,翻身下马向血手走去。当他靠近血手的时候,鬼面的面具之中,闪烁着一道震惊的‘精’芒。

    “怎么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所有骑兵听到声音之后立刻分开两旁。身跨漆黑战马,一身连体黑甲的罗天成缓缓走来。

    罗天成的眼神无比的忧郁,因为这一次他的敌人不是凶残的草原胡虏,而是曾经的战友。夜魔军的威名,是在和草原胡虏的‘交’战中被竖立起来的,而不是和自己人厮杀中建立起来的。

    这一场战争,是罗天成最感觉憋屈的战争,没有热血的‘激’情,没有荣耀,没有信念,甚至对胜负的心,罗天成也变得一片冰冷。罗天成唯一希望的,就是早点结束战斗,不论是胜还是败,这都将是罗天成一生中的污点和败笔。

    上下扫视着血手,血手的眼睛也冷冷的盯着罗天成。血手身上散发的气势依旧如此的‘激’‘荡’,仿佛不断冒着热气的沸水。罗天成轻轻的抱拳,“血手神捕,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将军……他……他死了!”血手身前的骑兵轻声的说道。

    罗天成的眼神微微一缩,看着哪怕死还宛如生人的血手,心中的敬佩有感而生。罗天成缓缓的摘下面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