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 指路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五百七十七章 指路

    “传闻中我的武功出神入化……呵呵呵……”老人突然笑了,笑得很仓皇,也很凄凉,“五十年前,我是天榜第三,大周皇朝的祁连太子,率领天下武林群雄征战边疆。五十年后,我却是一个武功尽废的老头,被人囚困于山体之内。人生际遇,大起大落令人嘘嘘。孩子,你过来……”

    宁月缓缓的上前,眼神中还是流‘露’出满满的不信。祁连王,自从当年放弃争夺皇位之后自封祁连王只身来到凉州,曾经发下宏愿,远永镇边疆,有祁连王在一天,不让草原胡虏踏入九州一步。

    但是,自四十年前祁连王再无音讯。所有人以为祁连王已经死了,甚至在京城的东郊皇陵给祁连王立下了衣冠冢。

   &¤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nbsp;但是,祁连王还活着,但却被人囚禁了,这让宁月如何接受,就算将这个消息告知天下,又让天下人如何接受?

    来到祁连王面前,祁连王仔细的打量着宁月的眉宇。过了许久,才开怀的一笑,“不错,不错,是我们莫家的人。你是皇室直系,还是旁系?”

    “晚辈宁月,拜见祁连王!我娘是当朝公主,当今天子是……是晚辈的舅舅……”宁月恭敬的跪倒在祁连王面前叩拜,眼神中‘荡’漾着浓浓的敬畏。

    不是敬畏老人曾经的绝世武功,也不是敬畏老人的超然地位。而是敬畏老人的曾经,曾经的风华绝代,曾经一人的光芒黯淡了整个时代。

    “宁月?不是莫氏直系么?呵呵呵……没关系,都是一家人就别那么见外了……你是我玄孙辈,叫我太爷爷就好!

    虽然我被废去武功囚禁于此,但能见到我莫家子孙这么有出息,老朽心底宽慰啊!宁月你来九幽岭做什么?那个不成器的‘混’账终于走到了这一步么?”

    宁月眼神微微闪烁,就算知道了眼前老人的身份,但宁月对老人的立场依旧保持怀疑态度。眼神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老人,微微迟疑,最终还是开口问道,“太爷爷为何会被囚禁于此?以太爷爷的武功,谁又能将太爷爷废去武功就此囚禁?”

    看到宁月闪烁的眼神,老人恍然的哈哈一笑,“小鬼头倒是‘激’灵!”说着,祁连王的眼神黯淡了下来,眼神中闪烁着浓浓的哀伤。

    没有愤怒,没有怨恨,竟然仅仅只是哀伤。换做任何人,被废去武功被囚禁暗无天日的地方也不可能没有怨念吧?但眼前的祁连王竟然真的没有,宁月心底的疑‘惑’就更甚了。

    “四十年前,我被人下了暗夜渗水之毒。在散功之后,又被他废去丹田从此一身武功尽废。但好在,他还有点人‘性’没有将我杀了,而是将我囚禁于此。这一关,就是四十年。”

    “暗夜渗水虽然无‘色’无味,但是以太爷爷当年的武功又怎么可能轻易中招?武道之境的高手灵绝灵敏,敌人下毒当然会有一丝异常,武道高手感悟天地也会有所警觉。为什么……”宁月疑‘惑’的问道。

    “哦?你竟然对武道之境如此的了解?难道你小小年纪的修为竟然已经问鼎武道了么?你在天榜之上排名第几?”

    “若没有武道的实力,我又怎么敢‘摸’上九幽岭?只不过晚辈突破武道时间不久,尚未位列天榜。太爷爷当年为何会中了暗算?还请太爷爷解‘惑’。”

    “呵呵呵……”祁连王轻轻的笑着,笑得无比的‘阴’森,“如果对你下毒的人,是你唯一的儿子。你会不会防备,会不会警惕?”

    “什么?”宁月脸‘色’大变,满脸惊恐的看着祁连王。

    “看来你是猜到了!”祁连王轻轻一叹,两只手上的铁链发出了哗啦啦的声响,“当年,天下好不容易平定,但山河破碎千疮百孔。我率大军班师回朝,却被得知原本属于我的皇位已经易主。

    九州武林,边军将士跟随我厮杀边疆,除了捍卫九州之外,‘欲’求立下从龙之功也是其中最大的一部分原因。一旦我于皇位失之‘交’臂,那些跟随我征战的武林人士和将士们就什么都捞不到了。所以,全军上下都请求我打入中州夺下皇位。

    但是……当时的皇朝九州早已经破败不堪。而且得知皇朝内‘乱’将起,北地的胡虏再一次蠢蠢‘欲’动。大周皇朝,无力再经历一场厮杀,一旦我攻打中州,大周皇朝必定崩溃零离。

    所以……我不顾所有人劝阻自封祁连王放弃皇位永镇凉州。我意已决,手下将士们都以无可奈何纷纷归顺于朝廷。但其中,却是我的儿子最最义愤难平。

    他是我唯一的儿子,如果我夺下皇位,他将是大周皇帝的唯一人选。因为唾手可得而失之‘交’臂,致使那个孽障陷入了魔障。”

    “玄‘阴’教主?他果然是皇族之人,那么之前的所有疑‘惑’都可以解释了。”宁月眼中闪烁着‘精’芒,为什么玄‘阴’教和皇朝有如此多的相似,为什么身为天榜第二的玄‘阴’教主会对皇位有如此大的执念,更能理解,当年陈水莲口中的圣主到底是何人。

    “是啊……在将我囚禁之后,他便创立的玄‘阴’教,而将我的王府改造成了玄‘阴’教的总坛。孩子,你还有什么疑‘惑’么?几十年了都没有人陪我说话,突然看到你这个后辈一时间啰嗦了一点……”

    宁月轻轻的舒出一口气,缓缓的倒退了几步,眼神中隐藏着一丝浓浓的警惕,“太爷爷,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可知道,玄‘阴’教主,水月宫主,还有千暮雪三人的师傅到底是谁?”

    但宁月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身的‘精’气神猛然间的提起,虽然没有运动内功,但只要他愿意,他能一瞬间爆发出可怕的战力。

    这个问题也是宁月得知眼前老人就是祁连王之后最想知道的问题。三人如此惊才绝‘艳’,他们的师傅何其的惊天动地。普天之下,能调教出三个这么惊才绝‘艳’的弟子的本来不多。

    眼前的祁连王,自然是最有可能的一个。虽然祁连王说他武功被废,被囚禁四十年,但宁月却感觉如此的不真实。而祁连王培养出这三个替他夺回皇位的高手,才是最合理的。

    “你怀疑老夫?”看着宁月的眼神,祁连王微微诧异,但转瞬间却流‘露’出欣慰的笑容,“哈哈哈……好!你果然很聪明,也很警惕。哪怕我告诉你我的身份,你对我却一直提防着。难道我皇室宗人府的后辈中,又出了一批惊才绝‘艳’的后辈么?”

    “晚辈不敢,宁月只是好奇……”宁月自然不会承认。

    “你说的这三个,除了我那个不孝子之外,另外两人从未听说。不过我那个不孝子的师‘门’……我倒是有所了解。在五十年前,有一个青年模样的人来见我,他自称来自仙宫,说与我儿有缘‘欲’收君邪为弟子。

    当初我也是将信将疑,但他的武功着实不错。所以就将他留在了太子东宫,你说的,想来就是那个人。”

    “仙宫?”宁月的瞳孔猛地一缩,这是又一次从外人的口中得知了仙宫这个名字。

    风萧雨说仙宫出世,救了岳龙轩一命。而现在,仙宫之人又是千暮雪的师‘门’?难道仙宫在下一盘大棋?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宁月突然感觉,身上的压力前所未有的大。

    “怎么?你听说过仙宫?”祁连王看着宁月的脸‘色’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有,只是据说仙宫之中生活着神仙,他们长生不死,他们逍遥天地,他们甚至只是神话中的传说……但想不到……竟然真的有仙宫。”宁月连忙摇头说道。

    “仙宫……”祁连王的脸‘色’突然间‘阴’沉了下来,眼神中闪烁着莫名的怨恨,“一群玩‘弄’凡人的家伙,他们也配称神?”

    似乎看到了宁月眼中的疑‘惑’。祁连王深深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仙宫之人也许真的可以长生不死,但他们也的确不是什么神明。仙宫之人,只是一群妄自尊大的无耻之徒。

    仙宫以神明自居。将天下万物视作刍狗,将天下苍生视为蝼蚁。每隔百年,他们就会挑起一场席卷整个武林的血雨腥风。每隔数百年,就会亲手覆灭一个正统的皇朝。五十年前的九州动‘荡’,无处没有仙宫的推‘波’助澜。”

    “哦?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宁月疑‘惑’的问道,做任何事都需要理由,没有理由的事没有人会费心费力的去做。

    “也许是因为无聊吧!”祁连王淡淡的说道,眼神中的随意让宁月看的有些胆寒,“对了孩子,你只身潜入九幽岭是为了什么?打探情报么?”

    “回禀太爷爷,我的两个战友被玄‘阴’教主抓到了九幽岭,晚辈潜入就是为了将他们救出。可惜晚辈武功低微,只能谨小慎微悄悄的潜入……”

    “之前见你警觉但现在怎么就犯了傻事呢?你难道看不出来这是引你上山的陷阱?不过好在你运气好,竟然误打误撞找到了这里!”

    说着,祁连王缓缓的伸出手指指着身边的一个石‘门’,“从这个‘门’出去,沿着通道直走就能走到一个石室。石室就在九幽岭的总坛之中,太爷爷只能帮到你这里,至于后面怎么做,就看你自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