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调虎离山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百七十九章 调虎离山

    话音刚刚落尽,突然间,两边的粮田之中突然再一次出现了一‘波’人马。

    嗖嗖嗖……无数火箭仿佛流星雨一般向车队袭来。之前的攻击只是试探‘性’的,这一次才是他们真正的攻击。当火箭袭来的一刹那,不仅余‘浪’等人大惊失‘色’,就连远处的海棠也是心底一颤。

    玄‘阴’教显然没有截获粮食的打算,他们这次的目的竟然是烧毁这一批救灾粮。这可是关系到凉州数百万灾民的‘性’命,玄‘阴’教如此丧心病狂顿时‘激’怒了海棠,二话不说,海棠一声令下闪电般的冲出隐藏之所。

    秦岚猛然间挥手,一众天幕府仿佛狂风一般飞驰而去。无论玄‘阴’教还是天下会,∵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都没有想到在远处竟然埋伏了一批天幕府捕快。瞬间冲出,将玄‘阴’教打了个措手不及。

    海棠的剑气仿佛一道道狂风席卷,满天的箭雨被剑气劈落。再加上韩章余‘浪’圣心娘娘等人的合力抵挡,玄‘阴’教‘射’出去的火箭尽数在空中被斩落,就算偶尔有漏网之鱼也没有对粮车造成伤害。

    秦岚率领一众天幕府捕快如狼似虎的冲入敌群,莲柄刀疯狂的挥舞,手起刀落带走了一颗颗人头。玄‘阴’教在措手不及之下被瞬间击溃。秦岚如疯魔一般疯狂的收割着人头,他要向海棠证明,他不比谢云差上分毫,他更要向海棠证明,他可以做的比谢云更好。

    当最后一个敌人倒在血泊之中之后,秦岚身上的衣裳仿佛在血中浸泡过一般充满了浓浓的血煞味,“报告海棠大人,玄‘阴’教叛逆已经尽数伏诛!”

    “好!”海棠冷冷的扫了扫周围残酷的战场,眼‘波’流转但眼角却没有丝毫的笑意。这时,一边了余‘浪’连忙走来,“多谢海棠神捕还有诸位天幕府相助……”

    “都是为了凉州灾民,应该的。但是……奇怪了……”海棠的心底越发的不安了起来。

    “海棠大人发现了什么?”余‘浪’看着海棠的眼神,顿时好奇的问道。

    “这些玄‘阴’叛逆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就派了区区这些人手,就算没有我们相助,天下会要‘荡’平他们也是易如反掌。这批袭击看似浩大,人数也不少,但其中竟然只有十几名先天高手。

    如果他们要烧毁粮食,这么重要的行动竟然没有像样的高手前来。不说左右护法,赏善罚恶二使,就是十殿阎罗也没有一个。他们到底打了什么主意?”

    “也许……这只是他们的先遣部队呢?”一边的秦岚缓缓的凑过来小声的说到。

    “不可能……这种行动最为主要的一点要素就是一击毙命,绝对不可能给我们一丝提前的防备。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警觉,他们再动手就很难奏效了……糟了……”海棠顿时一颤,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如纸,“调虎离山……”

    凉州申城之内,官仓之外对面的客栈之中。一对男‘女’在二楼的房间中站在窗口望着街道上冷冷清清的模样默默的出神。

    到了现在,谢云也才明白孤红叶的打算了。明面上告诉自己为了劫粮,但却突然间转道‘混’进了申城,这次行动的目标不言而喻。

    这一路上,孤红叶无时无刻的盯着谢云,这也致使谢云没有一点机会送出情报。缓缓地‘抽’回眼神,眼角撇过一边的孤红叶。这个曾经引以为生死与共,可以将后背托付给他的兄弟竟然是‘女’儿身。正是印证了曾经和宁月的玩笑话,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一直想着要睡我?

    造化‘弄’人不过如此,谢云甚至不敢回想自己来到北地之后的三年,到底是如何的‘精’彩如何的恍如梦中。孤红叶,这个偶然相遇的朋友,成了三年来几乎形影不离的弟兄。

    两人一起吃,一起喝,甚至一起睡,但谢云却从来没有发现孤红叶是‘女’扮男装。自己是天幕府捕快,孤红叶是江湖游侠。在初入北地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是孤红叶陪着自己度过了一次又一次凶险。

    他们一起被‘逼’入绝境,他们一起遇到奇遇,他们一起险死还生。可以说是孤红叶成就了今天的谢云,但又是孤红叶生生的毁了现在的谢云。

    谢云恨孤红叶么?应该恨!但是,谢云却恨不起来。因为孤红叶是如此的爱着自己,孤红叶可以为自己死。但可惜她的爱谢云接受不了,也无法接受。

    她生生的将自己变得身败名裂,她生生的让自己成了叛徒,成了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的确,谢云此刻无家可归,哪怕玄‘阴’教愿意收留他,但谢云知道,玄‘阴’教不可能真的接受他。玄‘阴’教收留的,是自己身上的道元护鼎神功,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强力的打手。

    “我们什么时候动手?”过了许久,谢云才淡淡的问道。

    “时间差不多了……不过……你对残刀了解多少?”

    “残刀?”谢云的眼中闪烁一丝憧憬,闪过一丝敬佩,“这是一个连天都不畏惧的男人。残刀,从出道开始他从来都是执行最危险的任务,破最不可能破的案子,经历最残酷的战斗。

    他一身经历的磨难,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他曾三次被人废去武功,但又三次破而后立。你也许不知道,残刀他曾经是一个左撇子。他的左手刀被誉为天幕府最快最诡异的刀法。”

    “但是……他的左手断了!”孤红叶有些吃惊的说到。

    “不错,他的左手断了。在他追查一件案子的时候,幕后的凶手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一个左撇子却没有了左手,很多人以为他废了。但仅仅过了三年,他又练成了右手刀。而且武功更强,刀法更快。他的映月莲柄刀被斩断了,但只有半截的映月莲柄,成就了他残刀的威名。”

    “哼!如果我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不知道他能不能再长出一个脑袋出来……”孤红叶英眉倒是冷冷的一笑,“通知他们,动手!”

    “是!”在孤红叶身后,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冷冷的应道。身形闪退,几乎刹那之间数十道黑影仿佛鬼魅一般出现在起伏‘波’‘浪’的屋顶。就像从冥界突然降临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预兆。

    一行黑衣人出现,顿时引起了粮仓外守卫的天幕府众捕快的注意,纷纷警惕的拔刀出鞘。

    “什么人”

    “敌袭”

    “嗖嗖嗖……”无数飞轮‘激’‘射’飞出,无数铁链连带着飞轮向底下的天幕府捕快杀来。飞轮的威力如此的可怕,一个照面就有不少的天幕府被捕快中招命丧当场。黑衣人仿佛黄蜂一般的冲来,手中的弯刀反‘射’着耀眼的寒芒。

    “哼”一声冷哼响彻天,仿佛天空的雷云滚动炸开的闷雷。一道刀光,仿佛天地的匹练,将天地一分为二,也将袭来的黑衣人尽数一刀两断。

    一刀之威,已经撼动天地。那一道刀光,仿佛美过了阳‘春’白雪。在血雨散落的瞬间,在残肢落地的刹那。一道身影缓缓的踏出粮仓,傲然的缓行在大街之上。

    天空刹那间昏暗了下来,乌云仿佛凭空出现一般遮蔽了太阳。狂风肆虐,平地卷沙。无数烟尘弥漫天地,荒草满天,废纸飘扬使得原本萧条的大街变得更加萧条。残刀缓缓的走出‘门’外,空‘荡’‘荡’的袖子在风中飞舞。

    “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残刀的眼神很冷,比眼神更冷的是他的心。海棠不在申城,整个申城只有自己。而玄‘阴’教竟然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自己的眼皮底下,换了傻子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玄‘阴’教更不会错过这次的天赐良机。

    眼前的疾风依旧在呼啸,满天的云卷肆意的舞动。突然,两道身影仿佛闪现一般出现,静静的出现在残刀的面前。

    那个绿衣‘女’子,残刀不认识。但绿衣‘女’子身边的谢云,残刀却很熟悉。所以残刀将目光定在了谢云的身上,微微勾起的嘴角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想不到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叛徒!”残刀会说谢云是叛徒,而叛徒自然是对谢云最残酷的指责。因为无论谁都知道,以前的谢云是多么的尽责,为了天幕府如何的出生入死。

    “叛徒?呵呵呵……”谢云笑了,笑得有些癫狂。冷漠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讽刺,“我为天幕府做了多少,难道残刀大人不知道?你叫我一声叛徒?的确,我现在是叛出了天幕府。但是,我的背叛是谁造成的?是你们……

    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对我展开追杀,你们有问过我么?问过我为什么么?你们想当然的以为,就将我所有的功劳抹除。蝼蚁尚且偷生,我谢云为什么要死?我背叛,不是我想背叛,而是你们‘逼’我的。你们不给我活路,我只好自己寻找活路。”

    “无论你为自己辩解多少,依旧改变不了你是叛徒的事实。哈哈哈……如果鬼狐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

    “闭嘴”谢云暴怒,竭嘶底里的暴吼到,看着额头跳起的青筋,由此可见他听到宁月的名字是何等的抓狂。

    “谢云,不要再和他废话,别忘了我们的任务!“孤红叶说着,身形一闪,双手舞动,宽大如流云一般的袖子仿佛迎风展开的开的旗帜一般向残刀的咽喉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