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百七十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顺着饥民的方向看去,不知何时申城的城‘门’口出现了一群一身白衣的‘女’子。。 每一个都‘蒙’着面纱,但每一个都婀娜多姿。随着白衣‘女’子的涌出,身后紧跟着的是数十辆大车。大车上装满了一人多高的木桶,木桶之上散发着浓浓的白烟。

    热气腾腾的木桶被搬下车,一阵阵‘迷’人的粥香挑动着灾民们的神经。灾民蜂拥的向前挤进,疯狂的嗅着空气中的香味。

    “大家不要挤,还是以前的规矩。自觉排好队,没有排队的,或者‘插’队的一律没有。‘妇’‘女’小孩先来,男人自觉的先退到一边!圣心菩萨大慈大悲,但你们也必须学会感恩自觉的遵守圣心菩萨的规矩。”

   &n〖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bsp;温柔婉约的声音响起,清晰的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如此‘精’深的功力,不到先天之境绝难办到。一个普通的白衣‘女’子都有如此‘精’深的实力,那么她背后的圣心菩萨该是何等的实力?申城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余‘浪’疑‘惑’的想着,而眼前的饥民,似乎对圣心菩萨早已经了解。竟然一个个顺从的排起了长队,一个个虔诚的跪倒在地对着白衣‘女’子们叩拜。

    “多谢圣心菩萨救命之恩……”

    “圣心菩萨大慈大悲……”

    一个个如此的痴狂,一个个仿佛见到了再生父母一般。这时候的百姓,是最淳朴的。谁在他们危难之刻出手相助,谁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看着一众吃味的属下,余‘浪’收起心神再一次向城‘门’走去。

    武夷山周围,一片风平‘浪’静,一旦出了凉州进入荒州。那天地仿佛从地狱走到了天堂。宁月望着武夷山脚那一片片绿油油的农田,心底却涌现出无尽的感慨。

    在凉州,这样的农田已经全部不见了。除了枯死的庄稼,就连杂草都不生。自从宁月来到凉州,马不停蹄的忙碌奔‘波’,至今也没时间去调查为什么凉州突然间所有土地全部贫瘠。

    一队车马驶入武夷境内,武夷派早已经获知。当宁月等人来到武夷派山脚的时候,萧清池带领一众武夷派弟子早已在此等候。

    “宁兄新婚大喜,怎么突然间来我武夷山了?还带了这么多车驾着实令人不解?”萧清池笑着对这宁月拱手问道。

    “听萧兄的意思……似乎不欢迎在下啊?”

    “岂敢岂敢!宁兄的嘴还是如此的犀利,宁兄无论何时来,都是我武夷派的上宾,宁兄里面请。”

    “萧兄,紫‘玉’真人在么?”

    “师兄早已在静房等候,宁兄,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这次上武夷,是为了有求于武夷派。还是到了上面再说吧!”宁月说着,大步向武夷山走去,而身后的车驾,也由武夷派弟子带领这运往了别处。

    “萧兄,我一路行来,发现不少武夷弟子架着车驾向东行去,他们这是去做什么?”

    “还不是凉州饥荒,很多难民向荒州涌来但却皆尽被拦在了城外。除非荒州真的有亲戚投靠,否则一律不得入境。如今数十万灾民在荒州边境外嗷嗷待哺,我武夷派自然要尽一份绵力。可惜,武夷派就算家业再大也无可奈何,只能出一份力是一份力了。”

    “武夷派高义,我待凉州数百万灾民多谢武夷!”宁月心悦诚服的谢道。

    进入武夷派,依旧是那一间小楼。这一次,萧清池带着宁月进入了紫‘玉’真人的静室。紫‘玉’真人一如既往的道骨仙风,满头的银发被梳的一丝不苟,长长的胡须垂在‘胸’间,两鬓白雪无风自动的缓缓飘扬。

    “宁道友别来无恙”

    “一切安好,有劳总盟主挂心!”宁月在紫‘玉’真人身前的蒲团上坐下,满脸微笑的说道。

    “暮雪剑仙的伤势如何?可有痊愈?”

    “暮雪不仅已经痊愈,修为上偶有感悟现已闭关,待到下次突破,一身修为恐怕又要踏出一步了。”宁月略显感慨的说道。

    “不愧是三千年来的绝世天骄,如此悟‘性’实乃让贫道汗颜。宁道友日理万机,定然不会无事上我武夷,宁道友但说无妨我们曾有言在先。只要不违背道义,不伤及九州武林的利益,无论如何我们都义不容辞。”

    “凉州饥荒,千里赤地万里无‘鸡’鸣,这事想来紫‘玉’真人也听说了吧?”

    “无量天尊!”紫‘玉’真人顿时打来一个道号,脸上‘露’出了一丝悲天悯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算天道有罚,与凉州百姓何辜?若没听说,我武夷又怎么会极尽全力救助饥荒百姓。但是……这场浩劫之严重,受灾之广实在触目惊心,贫道就算倾尽所有也无可奈何,无量天尊”

    “天道有罚?紫‘玉’真人的这话确是有些诛心了。”宁月脸上挂起淡淡的微笑,包含深意的看着微微嗑目的紫‘玉’真人,“天道有罚,罚的是何人?”

    “宁道友何故明知故问呢?”紫‘玉’真人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缓缓的说到。

    “呵呵呵……这话玄‘阴’教说得,但你紫‘玉’真人说不得,凉州饥荒,你这话可是有落井下石之嫌。难道紫‘玉’真人就不认为是玄‘阴’教为祸作‘乱’?”

    “一年来,凉州风调雨顺,凉州黑土向来‘肥’沃就是在三个月前,凉州粮田都长势良好。突然之间怎么就寸草不生了呢?玄‘阴’教就算有通天之能,也无法改天换地,天道之罚已经不言而喻。

    凉州饥荒,受害者皆是普通百姓。与江湖中人无伤,与玄‘阴’教更无伤。天道罚的不是当今朝廷,难道还是玄‘阴’教不成?

    君不见,借此大荒,玄‘阴’教趁势而起。就连我荒州,玄‘阴’教也变得异常的活跃。多有百姓听信他们蛊‘惑’而对朝廷抱有敌意,朝廷失德,致使天降大灾,帝星已死,改天当下。宁道友以为如何?”

    “荒谬!”宁月脸上依旧挂着笑脸,但嘴里吐出的两个字却异常的坚决,“朝廷失德?如何失德?就算玄‘阴’教妖言‘惑’众,九州百姓心底难道不知道?紫‘玉’真人问我以为如何,我倒想问紫‘玉’真人以为如何?”

    “其中必有蹊跷,但贫道不知。贫道是修道之人,体悟天心。虽然没有天机老人那帮‘洞’察天机,但贫道还是能看出一点旦夕祸福。天地清明,星空明朗,即无妖星作‘乱’,也无祸星当空。但事实皆在眼前,贫道也只好将信将疑。”

    “算了,我不懂什么天机,也不懂什么天心。我只知道,有问题就该解决,有麻烦就该克服。宁月一生不信天不信命只信事在人为。今日上武夷,是宁月有求于紫‘玉’真人。”

    “宁道友但说无妨。”

    “今天,我带了一千万两银子上了武夷。”宁月很风轻云淡的报出了一句让紫‘玉’真人触目惊心的话。话音刚刚落下,紫‘玉’真人瞬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宁月。

    “宁道友切莫吓贫道,你拿这么多钱上武夷做什么?”紫‘玉’真人的脸颊有些颤抖,这倒不是紫‘玉’真人贪婪也不是紫‘玉’真人没见过钱。紫‘玉’真人此刻的想法只有两个字,麻烦!和这么多巨款搭上边的全是麻烦。

    “紫‘玉’真人,淡定,淡定!想你武夷派偌大的基业,这点钱应该有吧?”宁月有些嬉皮赖脸的问道。

    “武夷派的基业,皆是历代武夷弟子两千年日积月累才积攒下来的。但数额也是有限,决计没有宁道友带来的多。这么多钱,你送到武夷到底是为什么?”

    “别紧张啊,我是给武夷派送钱,又不是伸手要钱。”看着紫‘玉’真人粗重的喘息,宁月顿时有些戏谑的笑了。

    “就是送钱,也决计是麻烦。宁道友还是直说吧,不要在卖关子了。”

    “这些钱都是凉州百姓的救命钱,紫‘玉’真人是九州武林盟主,这件事我也只能拜托紫‘玉’真人了。你立刻发动九州江湖令,令九州各‘门’各派即可购买粮食,而后送往武夷,这些钱就是买粮的钱。”宁月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到。

    “原来如此……”紫‘玉’真人微微舒了一口气,“但是,既然是赈灾粮款,为何不以官府的名义购买粮食,而且就近在凉州玄州荒州购粮何须劳师动众从九州各地呢?”

    “紫‘玉’真人有所不知,我也是‘逼’不得已啊。第一,凉州‘奸’商哄抬粮价囤积百姓的救命口粮。正所谓天下乌鸦一般黑,凉州如此,玄州荒州的不法粮商定然也如此。第二,北地三洲的存粮,只能解今年之难。但百姓一年颗粒无收,就算明年有所起‘色’也要整整一年,所以必须倾九州之力才行。

    朝廷运粮,皆是走贩民夫,消耗口粮不说而且还速度慢。但江湖武林人士就不同,翻山越岭,越水度江乃是寻常。由江湖武林负责运粮,既迅捷,又无需担忧玄‘阴’教劫粮。化整为零之下,源源不断向凉州输送粮食救万民于水火啊。”

    “这倒是一举多得,但是……贫道就怕九州武林各‘门’各派不乐意啊!他们都是有身份的武林豪侠,你让他们运粮?是不是有失他们身份?”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如此为国为民的好事摆在面前,他们还会拒绝?到时,你我只需将其中最活跃的,运粮最积极的‘门’派,评出十大仁义宗‘门’。我就不信,这样的‘诱’‘惑’他们能拒绝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