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北地有变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百四十六章 北地有变

    “是么?”千暮雪淡淡的说道,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 。

    宁月看着千暮雪突然轻轻一笑,世上仿佛没有什么事在千暮雪的心底是令人烦恼凝重的,除了自己!缓缓的伸出胳膊将千暮雪搂在怀中。

    “之前我一直疑‘惑’于你师‘门’的传承,也曾调查过你师‘门’的武功特‘性’。除了你所练的太上忘情录和通灵剑典之外,莹莹所练的天蚕九变,芍‘药’修炼的仙缕烟罗都是出自一个人。难道……你的师‘门’是五十年前的九天玄‘女’传下的?如果是,那还真是和我有缘,我的琴心剑魄也是如此。”

    千暮雪依恋的在宁月的怀中拱了拱,手掌轻轻的贴着宁月心口,依稀◆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还能感觉到那里‘蒙’着的纱布,“我师‘门’虽然和九天玄‘女’有渊源,但应该不是。九天玄‘女’太过于飘渺,江湖上对她的传闻犹如神迹一般……”

    宁月靠着马车壁,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在太阳刚刚落山的时候,宁月的马车驶入了中州境内。

    虽然是炎炎夏日,但清晨的空气还是让人很是舒爽。日长夜短,刚过寅时,天空已经放亮。宁月并没有打搅千暮雪和莹莹二人,早早的坐上官辕向皇宫行去。宁月来的很是时候,今天是七日一次的大朝会。

    距离上一次的朝会已经过去了半年,但所有京城官员并没有忘记宁月。不只是因为宁月现在名声鹊起,也不是宁月成为了天幕府最高官员,真正的原因是宁月是皇上的心腹,是皇上最为信任的新外甥。

    皇室宗亲,人丁凋零,这仿佛是一个诅咒。大周皇朝立国五百年,每一代君王的子嗣似乎都不是很多。唯有荣仁帝一代,乾承帝生了十四个儿子。原本以为那一代会打破皇室血脉稀少的诅咒,但最后依旧没有。乾承帝十四个儿子,十个在没有后代的情况下先后离世,这不可谓不是悲剧。

    人丁凋零导致了皇室宗亲的标准被无限放宽,到了现在,只要身上流着皇室的血就是皇室宗亲,哪怕血脉稀薄也无妨。

    宁月笑着和一众大臣客套扯皮,还没过多久,在太监的呼喝声中,一众大臣相续的站好位置。

    宁月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了,大周皇朝,文武分庭,文官不问军政,军人不问国政。所以左右两旁,一文一武。但宁月是天幕府,按照职责为武官,但他们又不在军部归属。

    内阁六部之外,为皇帝亲卫。犹豫再三,宁月一溜烟跑到了文官的最后面去了。刚刚站好,一身黑‘色’龙袍的莫无痕已经大步的走出乾坤殿,身边跟着身为储君的莫天涯。在莫无痕入座之后,莫天涯也在一边的太子专座上坐下。

    “武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莫无痕淡淡的说道,目光扫过一众大臣淡淡的一笑,“丞相,已经是夏季,马上就要秋收了。九州各地可有报表预测传来?今年收成如何?可有什么异常么?”

    “启禀皇上,今天自开‘春’以来风调雨顺,九州各地并无‘波’折,各地官府已经陆续传来预测报表,今年应该又是一个丰收年。但是……”

    “但是什么?”莫无痕微微拔高的声线淡淡的问道。

    对于粮食秋收,历来都是国家一年之中的大事。只要没有天灾**,朝廷就有把握度过一切难关,这也是大周皇朝数百年积累的经验。对于有志向有抱负的帝王,莫无痕对每年的秋收尤为看重。

    “就在昨夜,臣收到了凉州三位府台的加急奏报。不知为何,凉州各地的黑土沃田竟然突然间变得贫瘠,农田之中的庄稼纷纷枯死。而且还有蔓延的趋势,故而臣以为我们还是早做应对,提前做好赈灾救济的准备。”

    “凉州?凉州黑土向来‘肥’沃,虽然不似江南可做到一年两熟,但粮田数量是江南数倍。凉州土地欠收,那可是有损国本啊!相国,是什么原因?难道各府官员没有说么?”

    “这也正是臣与凉州各府台困‘惑’的地方,凉州今天也是风调雨顺并没有天灾旱情。就在一个月前,凉州粮田长势良好,各府官员还道今年丰收借此稳定民心。

    却想不到……皇上,凉州虽然有叛逆肆虐,多有百姓被蛊‘惑’。但多数百姓还是心向朝廷的。玄‘阴’叛逆以朝廷失道为由,大肆蛊‘惑’百姓。如今莫名其妙的粮田枯死,在玄‘阴’逆贼的煽风点火之下,老臣恐越演越烈啊。”

    “哼!”莫无痕冷冷喝道,“着凉州各府,立刻查明粮田枯死因由?着‘玉’柱上将罗天成即刻代领凉州节度使一职,协助各府官员稳定人心。

    命户部,工商部,立刻开始调度钱粮,如果凉州成灾,第一时间救灾赈济,朕的要求是,不准发生一次哗变,不准发生一次冲突,不准听到一个人被饿死。明白么?”

    “臣等遵旨”声音刚落,顿时跪倒一大片。

    莫无痕的眼神再次扫过群臣,突然在宁月的身上停留了一瞬。这一瞬间莫名的意味在宁月身上流转,让宁月的心底有了一丝不好的联想。

    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宁月将身形埋的更深了。而莫天涯也是看到了宁月,顿时双眼放光对着宁月眨了眨眼睛。不过宁月低着头,这一切都被他无视了。

    “前段时间,朕北上荒州,带镇守离州的三十万禁军兵临武夷,要把这个胆敢对朝廷阳奉‘阴’违的九州武林盟一举摧毁。但是,最后这一战还是没打起来,朕最终还是和紫‘玉’老道约法三章,击掌为盟。诸位卿家,你们可知所谓何?”

    “皇上曾经说过,江湖武林皆是朝廷子民,子民不孝,但皇上仁德,武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子民?仁德?他们不称臣,不纳贡,不‘交’税,不守法,何来子民之说?妄议朝政,为所‘欲’为,杀人斗殴,无恶不做还须朕对他们仁德?朕之所以不打,不是因为仁德,而是因为打不起!”

    “不能为皇上分忧,臣等有罪,臣等万死”一众大臣再一次跪倒在地。而最后的宁月,眼中的担心却再也掩藏不住。

    风萧雨说的没错,皇上对江湖武林动手的决心很重,甚至不惜像今天这样,在朝堂之上直接公然说出。如果这一番话传到江湖上,恐怕又要引起武林震‘荡’,满城风雨了。

    但这一点,却不是莫无痕一贯的作风。在去年,莫无痕对江湖武林的理念还远没有现在的这么偏‘激’。以前莫无痕以管制,干涉为主,并没有坚决打压甚至坚决剿灭的态度。

    短短时间,莫无痕的态度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如果说皇后之死没有影响,如果说楚源之死没有催化,宁月是打死也不信的。

    爱情,朋友,相继背叛离开,这对莫无痕来说是无法承受的打击,也生生的将他变成了孤家寡人。但宁月却也因此而陷入了浓浓的担忧,一个帝王,一国之君,如果在决策和看待问题的时候带上了个人喜好,那么对于国家来说就是灾难。最是无情帝王家,不是帝王本无情,而是帝王不允许有情。

    “臣等万死?死能解决问题么?死只是逃避问题逃避责任。”莫无痕望着底下跪倒的满朝臣工冷冷的说道,“工部尚书常仁何在?”

    “臣在!”跪在人群中的常仁直起身体应道。

    “朕‘交’付给你的珍珑火炮至今打造了多少?”

    “启禀皇上,珍珑火炮在材料,工艺上的要求都极为苛刻,工部各级官员,会同全国能工巧匠日夜赶制,‘花’费了月余时间才堪堪打造出十枚火炮……”

    “才十枚?朕不是将所有的资料都‘交’给你了么?贺全年将火炮的制造工艺说的这么详细,就算一个普通的铁匠,按部就班也能打造出来。工部汇集了全国最优秀的工匠,历时一个多月时间却才打造出十枚?常仁,你是否渎职?”

    “臣不敢,请皇上明鉴!虽然贺大人将珍珑火炮的制造工艺,各个要点都阐述的极其明确。但知道和做出来是两回事。很多难题,至今还让臣等困‘惑’不解。其中涉及到的技术,非一朝一夕所能吃透。

    臣等已经殚‘精’竭虑日夜不休的赶制,珍珑火炮除了制造技术上的难题,还有其可怕的制造成本和三成的报废率使得臣等一时间无力制造更多。如需达到大规模生产,臣等需要时间……”

    “时间?朕的天下,大周的江山还有多少时间?朕没那么多时间等你,你也无法承受让整个天下等你。朕给你三年时间,三年时间之内,你务必要吃透珍珑火炮的一切关窍,并能达到使禁军大规模装备的要求。

    只要有了珍珑火炮,朕的大军就是武林高手,朕的大军就将所向无敌。朕‘荡’平宇内,开疆拓土就靠它了。常仁,你责任重大啊!”

    “臣遵旨,臣定在三年之内彻底完善珍珑火炮的工艺……”

    宁月低着头,将身形藏的更深。莫无痕的脾气变得暴躁了很多,而且这个珍珑火炮,似乎是打破朝廷与江湖的武力平衡的关键。

    试想一下,如果每一个将士都背着一‘门’火炮,穿山越岭之间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代替弓箭万炮齐发该是什么样的场面?简直是战争的变革,简直是杀戮的绞‘肉’机。

    “宁月,猫在最后面做什么?给朕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