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四百十四章 天下只有我可以要宁月的命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百十四章 天下只有我可以要宁月的命

    “吼”一声巨大的咆哮,神魂虚影突然间升起仰天嘶吼。无法出手的诸葛青,最终还是出手了。神魂虚影搅动天地,但却比上次有了极大的不同。

    诸葛青新凝结的神魂虚影,半截身体埋在了底下,而且也不像上次那样有着三头六臂。几近透明的神魂虚影,再也没有了曾经不可一世的风采。

    看到这一幕,玄‘阴’教主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心安。诸葛青一旦运功,自己留在他体内的玄‘阴’真气就会乘虚而入破坏本源。就算诸葛青不死,没有个三年五年别想痊愈。

    剑光如此的美丽,月下的千暮雪如此的圣洁。仿佛飞羽一般,自头顶化身天地狠狠的刺向诸葛青的头颅。诸葛青@︾wan@︾shu@︾ba,ww∷w.w⊙anshu¢ba.c△om双掌‘交’叠,仿佛要撑起天空一般迎上千暮雪的剑光。

    “叮”

    清脆的‘交’击如此的悦耳,却在刹那之间爆出难以想象的威势。诸葛青的双臂轰然爆碎,千暮雪就像一个打入底下的钻头,势如破竹的攻破了诸葛青的防御狠狠的轰碎了他的神魂虚影。

    “不要……暮雪!”宁月眼眶‘欲’裂,楚源死了,诸葛青不能出事。诸葛青不只是朝廷的一张底牌,他还是朝廷面对天下,面对武林的一座标杆。最为重要的是,诸葛青一死,千暮雪就真的不能回头了,连一丝的余地都不会再有。

    “叮”在宁月心神放在千暮雪身上的时候,一声轻响将他再一次唤醒。水无月的一剑,已经狠狠的刺在了‘阴’阳太玄悲之上。几乎一瞬之间,‘阴’阳太玄悲之上出现了细密的裂纹。

    ‘阴’阳太玄悲是出武功界限的神技,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阴’阳太玄悲也无法扭转乾坤。刹那之间,宁月心底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断,轻轻的一拍小腹。剑胎冲出紫府,刹那间在身前形成一柄通天彻地的天剑。

    “轰”一声巨响暴起,‘阴’阳太玄悲瞬间爆裂。无尽的星辰冲破云霄,如斗转的星辰出现在宁月的眼帘。宁月眼前的视野骤然大变,星辰扭动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隧道,而水无月的剑气,却在隧道的奇点处急的袭来。

    仿佛置身在宇宙虚空,脚下没有大地,头顶没有天空,眼前是通往幽冥的路口。而宁月手中剩下的,却只有那一柄孤注一掷的天剑。

    一剑狠狠的向对面的剑气刺去,一剑搅碎了星辰大海。剑气在天剑的轰击下爆碎,而天剑却也在爆炸中消亡。剑胎,这是剑道高手的命‘门’。不成剑魄,剑胎一旦爆碎一身剑道修为尽毁。

    宁月望着飞化为星辰的剑胎,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绝望。上一次剑胎破碎,不老神仙‘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它再次凝结。而这一次爆碎,又有谁人能救?

    琴心剑魄对着宁月有别样的情感,它就像自己最忠实的伙伴,随着自己出生入死。但现在,它却碎了,为了在绝杀的一剑之中求得一线生机而碎。

    突然,手中的太始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无尽的道韵突然涌出。破碎的星光碎片,仿佛受到什么牵引一般飞的向太始剑涌去。而太始剑,却仿佛一头凶悍的洪荒猛兽,疯狂的吞噬着剑胎的碎片。

    这一幕生的太快,也结束的太快。几乎瞬息之间,太始剑安静了下来。天地爆炸的余‘波’,才在这是时候如滚滚‘浪’‘潮’一般向四周喷涌而去。

    “咔”诸葛青的神乎虚影也在那一瞬间出了一道裂纹,在千暮雪漠然的眼神之中爆碎。月下飞仙,一剑生死,没有人可以在这一剑之下安然无恙,更何况还是已经受了重伤此刻已经伤及本源的诸葛青。

    神魂虚影终于爆碎,当千暮雪一剑正准备刺穿诸葛青咽喉的时候,千暮雪却猛然间的停下了动作。英眉微蹙,脸‘色’刹那间冷了下来。

    仿佛跨过了空间,水无月的身形突然间出现在宁月的身后。击碎了宁月的琴心剑魄,击碎了‘阴’阳太玄悲,击碎了剑胎,摧毁了宁月所有的抵抗与封锁,只为了此刻的一剑。

    这世上,最想让宁月死的不是千暮雪,也不是玄‘阴’教主,而是水月宫主!千暮雪要杀宁月,是为了斩情。玄‘阴’教主要杀宁月是宁月阻碍了他的计划。但水月宫主要杀宁月,却是为了千暮雪。

    从泰山一役的时候,宁月就已经上了水月宫主必杀的名单之上。千暮雪是三千年来最惊才绝‘艳’的弟子,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视如己出的小师妹。

    太上忘情,通灵剑胎!怎么可以领悟出极情剑意?极情,不只是‘浪’费千暮雪空前绝后的天资,也是在不断消磨千暮雪的生命。

    师傅曾说过,千暮雪是最有希望在生之年达到天道之境的人。而天道之境,却是古往今来就连轩辕古皇也没有达到的领域。

    这样的绝世天资,怎么可以因为一个人而荒废。如果是,那么那个人就罪该万死!哪怕千暮雪服下了忘情丹,但这并不保险。只要宁月还活着,就还会生意外。

    宁月必须死,就算他是不老神仙的弟子,也必须死!无论自己,还是师傅,都不容许宁月活在这个世上。

    强烈的锋芒自身后袭来,就像一道疾风吹皱了宁月后背的衣裳。宁月瞪大了眼睛,茫然的望着前方。不是他不想躲,也不是他不想抵挡。而是他知道……此刻的他,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

    天榜第三,水中无月!她不是历沧海之流可以比拟,也不是岳龙轩可以比拟,甚至……天机老人,紫‘玉’他们都无法比拟。在天榜之中能够位列前茅,这样的实力,绝非单纯的武道之境。躲,挡?都是徒劳,不是因为放弃,而是因为来不及!

    “叮”一声金戈‘交’击的声音清晰的传来,宁月的背脊猛然间一颤。僵直的身体,缓缓的转过身。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后生的一幕。

    一身白衣胜雪,一面气质如月,一道风景如画,一剑‘荡’破红尘。

    千暮雪静静的站在宁月的身后,几乎贴着宁月的后背。手中的羲和剑,绽放着月华的光彩,却牢牢的抵在了水无月的剑尖之上。

    水无月错愕的望着千暮雪,眼神颤抖,娇躯颤抖,就连手中的剑都在颤抖。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千暮雪会出手救下宁月,她害怕,害怕千暮雪服下的忘情丹已经失效。

    “小师妹……”水无月的声音有些胆怯,看着千暮雪漠然的眼神有些心疼。如果当初自己能坚持,如果当初自己毫无余地的反对千暮雪涉足红尘。千暮雪还会不会如现在那样的痛苦?

    “我说过,饶他三次不死!”千暮雪冷冷的说道,声音冷冽仿佛腊月的寒风一般令人颤抖。

    “你饶他不死,为什么我不能杀他?”收起心神,水无月的脸‘色’终于也被冰冷代替。目光如剑,第一次如此冰冷的看向千暮雪。在自己的羽翼下长大的千暮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叛逆?水无月不相信,也不容许。

    “宁月就算要死,也只能死在我的剑下。天下间除了我,谁也不能杀他。就算你,也不可以。”

    “你还忘不了与他的情?”水无月的眼睛微微眯起,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喝道。而听到了这句话,宁月的身形猛然一颤,一脸‘激’动的望着千暮雪。

    “我已服下忘情丹,红尘情爱与我再无关联。但是……他依旧不能死在别人的剑下。无论我与他是否恩断义绝,他终究是我的未婚夫婿。”

    “忘情丹?什么忘情丹?”宁月的脸上,‘露’出了茫然,也‘露’出了了然。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为什么千暮雪会突然的斩断情愫?为什么千暮雪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原来这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原来这一切,真的有外力在捣鬼。

    “我若一心要杀他呢?”水无月气愤的喝道,双目之中仿佛能喷出熊熊的火焰。

    “胜过我手中的剑!”千暮雪毫不畏惧的回望而去,眼神之中,那一丝淡漠深深刺痛了水无月的心。

    服下忘情丹的千暮雪,忘掉的岂止是与宁月的孽缘。同样忘掉的,还有与自己的亲昵。但为什么?哪怕服下了忘情丹都做不到对宁月熟视无睹,但却对这个看着她长大的师姐却可以‘露’出这么冷漠的眼神?水无月不甘心,也不愿相信。

    “无月,小师妹既然如此坚持,你就别再坚持了!”玄‘阴’教主身形一闪,来到了两人的身边,“诸葛青妄动功力,如今已被我玄‘阴’真气伤了本源,没有三年五载已经不足为惧。目的已经达成,我们就别伤了和气了。”

    玄‘阴’教主说着,满脸笑容的看着千暮雪‘精’美的脸庞。这个小师妹太让他意外了,也太让他喜爱了。原本费尽心思‘花’了十五年时间要培育出一个武道高手,但却在关键时刻出了意外。但想不到无心‘插’柳竟然天上掉下个如此强势的小师妹。

    一个武道高手,何等的难能可贵?有千暮雪相助,皇图霸业的成功率提高了足足三成。如果这个时候和千暮雪闹翻,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

    所以玄‘阴’教主衡量利弊之后,果断的放弃了诛杀宁月和诸葛青的想法而是选择安抚千暮雪。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