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随手屠之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百零五章 随手屠之

    自爆了?谢云不可置信的想到。.: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明明带着绝杀的气势向自己冲来。为何突然之间升起一道白光,就什么都没有了?

    烟尘缓缓的散尽,一柄古朴的长剑在烟尘之中如此的扎眼。长剑带着剑鞘,‘插’在原本楚江王所在的位置。而地面上,却见不到楚江王一丝的踪迹。唯有那几团散发着‘肉’香的火团,提醒着谢云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兄弟的命这么值钱,用来换三个废物的命……太不值了吧?”清冷的声音响起,仿佛来自九霄云外又仿佛就在众人的耳边。

    秦广王惊恐的四下张望,但却始终找不到声音来自何方。突然,一道白光闪过天空,秦广王和∝∨wan∝∨shu∝∨ba,w≤ww.w≧ansh★uba.co⌒m宋帝王连忙抬头。天空的明月如此的皎洁,仿佛一面硕大的‘玉’盘。在月光之中,一道白‘色’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衣摆飘飘,青丝如水,缓缓的自天空落下。

    脚尖轻轻的点在太始剑的剑柄之上。负着双手冷冷的望着身前的两人,眼神中,杀意迸‘射’。就差一点,谢云就被他们给坑死了。

    宁月暴怒,暴怒的后果自然很严重。

    “小月月,你终于来了……”

    “闭嘴!你这个白痴,还不撤去功力?你就不疼么?”宁月头也不回冷冷的喝道。

    血煞截血**,虽然是魔教秘术。但以宁月此刻的境界修为,只需看一眼就知道他的原理功用。无时无刻撕裂身体经脉的痛苦,原本就非常人所能忍受。这样的功法本身就是生不如死的酷刑。

    “哦”一瞬间,血煞之气尽消,虽然没有发动攻击致使气血流失,但刀割一般的内力也的确将谢云的奇经八脉搅得如布满蚁‘穴’的堤坝。

    “噗”一口鲜血呕出,谢云再一次委靡了下来。

    “阁下是谁……”虽然明知道来的是敌人,而且还是自己绝对无法承受的敌人,但秦广王还是觉得有必要问一下,至少死也该死的明白。

    “天幕府封号神捕,鬼狐”

    一句话,打碎了秦广王最后的侥幸,鬼狐是谁?天幕府现今的第一高手。原本听说捕神楚源畏罪自杀,玄‘阴’教上下拍手称快。但冒出了一个鬼狐却在他们的头顶又淋了一桶冰水。

    甚至有江湖传言,鬼狐虽未列入天榜,但其武功似乎不在楚源之下。天幕府何其有幸,竟然在这十几年之间高手辈出。

    “宋帝王,不要怕,就算要死,也要死得其所!天魔立世,玄‘阴’为尊,教主千秋万代,问鼎宇内……杀”秦广王暴喝一声,手中的鬼面大刀突然散发无数浓烟,当宋帝王的勾魂锁链‘射’向宁月的时候,他却卷着黑雾仿佛狂风一般向远处掠去。

    “无聊!”宁月淡淡的轻喝,脚下一点,轻轻的一脚踢出。‘插’在地上的太始剑仿佛流光一般一闪而逝,带着剑鞘的太始剑仿若无物的穿过宋帝王的咽喉,如穿破空间的利箭狠狠的刺入浓烟之中。

    “啊轰”

    浓烟炸裂,无数碎‘肉’纷飞。在宁月面前,一个半步天人合一还妄图逃跑?要真让他跑了,宁月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宋帝王捂着咽喉,瞪大了眼睛发出咯咯咯的声响。但无论如何努力,咽喉的伤却是堵不住的,想说的话也只能憋在喉间带回幽冥。

    当宋帝王的尸体倒下之后,跟着一同前来的玄‘阴’教教众才惊魂初定。一个个惶恐的倒退,突然间化作鸟兽一般的四下奔逃。

    “哼!”宁月冷哼一声,轻轻的挥一挥衣袖,一道剑气突然横空化作星雨爆裂,无数剑气仿佛汹涌的鱼群在玄‘阴’教弟子中间穿梭。仅仅一息之间,前来的数十名玄‘阴’教弟子被全部击杀一个不留。

    “啪啪啪小月月,厉害啊!想不到一年不见,你的武功又厉害了那么多。对了,这个场景怎么就这么眼熟呢……可我想不起来,小月月,提醒一下。”

    “三年前的一个夜晚,我以截血手法忽悠一个白痴一刻钟时间,不像今晚,有个白痴竟然来真的。”宁月收回太始剑,缓缓的来到谢云的跟前蹲下。

    “对哦,想起来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当初你还不懂武功……话说你这货怎么长的?武功进度快的令人绝望。喂……你看什么?我的脸上有‘花’?”

    “你竟然把胡子刮了……而且还洗澡换衣服了……奇迹啊!这么反常……一定有什么不对……”

    “有什么不对?老子好歹也是银牌捕头,在北地三州的一亩三分地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还像以前这么邋遢,这不是给天幕府丢脸么?”

    “有‘女’人了吧?”宁月猥琐的笑道。

    “少胡说,你知道我的,‘女’人这种玩意太烦人,要‘女’人老子直接去青楼泄火不就完了?人家帮我养好了还温柔体贴,自己养个‘女’人,费事不说还浑身不自在,所以别‘乱’猜。”

    “不打自招了!”宁月轻轻的站起身,拍了拍手说道。

    “招?招什么了?”

    “第一,你没‘女’人怎么就知道‘女’人不温柔体贴?这就说明你的意中人有暴力倾向,至少很强势。费时而且浑身不自在,这已经说明你不仅有意中人,而且还是挑明了的。说吧,谁啊?”

    “放屁!宁月,你是不是很闲啊?话说你过来追我干嘛?难道……我靠,我可把你当兄弟的!”

    “嗯?”宁月轻轻的冷哼,顿时谢云只感觉浑身一冷。无处不再寒意仿佛幽灵一般冲刷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但气势一瞬间即收,谢云也在一个冷颤之后‘露’出了惊恐的面容。

    谢云惊恐的不是宁月的杀意,而是他的武功。在谢云以为,宁月此刻天人合一已经顶天了。毕竟天人合一再进一步,就是问鼎武道成为武林至尊。但从刚才感受的气势来看,宁月的武功显然没那么简单。

    “小月月……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已经突破武道了?”

    “还没!”

    宁月的回答让谢云微微松了一口气,从小和宁月一起长大的谢云可谓对宁月的平生了如指掌。什么时候开始习武的,没人比他更清楚。满打满算也才三年时间,仅仅三年就成为武道高手,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天才,而是不择不扣的妖孽。

    “但也快了……”

    “噗咳咳咳……说话不要喘这么大的气行不?”

    “有问题么?”宁月无辜的别过脸斜眼瞅着谢云,“话说,你要去接一个大人物?那个大人物是谁?”

    “对不起,军情机密,无可奉告!”谢云脸‘色’一变,一脸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是么?”宁月的手掌轻轻拍了拍谢云的后背,引得谢云哇哇的痛呼。因为谢云刚使用了血煞截血**,全身上下无处不是伤口,经脉,血管,肌‘肉’,甚至表皮都是细密的伤口。外力一触,那如刀割一般的刺痛便如‘潮’汐一般席卷而来。

    “说吧,是不是去接中州巨侠诸葛青?我现在都懒得对你动刑,你要不‘交’代,我给你来个浑身按摩?”

    “宁月,从来没想过你这么卑鄙无耻!”谢云一脸忠贞烈士的模样破口骂道。

    “跟你学的!”宁月不为所动,轻轻的将手按在谢云的肩上慢慢的‘揉’捏。

    “啊我‘操’,你玩真的……我靠!靠!靠!停……你给老子停下……啊……我说,我说不成么……是……是……我奉海棠神捕之命去迎接诸葛巨侠,而后跟在他身边听候调遣……”

    “早说不就得了?你是我兄弟,我怎么忍心对你用刑呢……”说着宁月缓缓的来到谢云身前,轻轻的弯下腰抓起谢云的一条‘腿’缓缓站起。

    “喂你做什么?”

    “带着你离开啊!”宁月一脸无辜的转过脸。

    “你不会是想拖着我走吧?喂,我都告诉你了,你至于么……啊”尖锐的惨叫划破天空,在寂静的夜晚,银霜的月光下如此刺耳如此的凄厉。

    树影婆娑,空寂的山谷再次宁静了起来。偶尔有夏虫在‘潮’湿的芳草间欢歌。天空的明月越发的清亮,今夜是十四,明日便是十五。

    突然间,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缓缓的走来。白‘色’的‘女’子,一身如月光般的连衣裙展现着如月华般的妩媚。‘精’美的面容仿佛融化在月光之中,轻轻的走近如同月宫中下凡的神‘女’。而黑‘色’的身影,却如同一个影子,仿佛融化在‘阴’暗的树荫之中。

    两人就这么缓缓的走着,没有说话。轻轻的踩着芳草,轻轻的欣赏着这个世界的宁静。

    “你多久没陪我这样散步了?”白衣‘女’子突然轻声的问道,声音如此的幽怨,但却给人无穷的空灵。

    “是很久了……你要带我去哪?”黑衣人轻声一叹,连忙转移话题。

    “你不是一直担心京城的那个诸葛青么?我和你去解决这个麻烦……”‘女’子似乎有些生气,语气也变得有些‘阴’冷。但她也没有赌气的背过身,而是收起温柔的笑再次将脸化为冰寒。

    “诸葛青……”想起这个名字,黑衣人仿佛有些‘激’动,就是叫出他的名字,似乎也带着一丝的咬牙切齿。但转瞬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息……

    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