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会慢慢玩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会慢慢玩

    岳继贤的死对宁月的心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但似乎并没有对江南武林造成多大的冲击。。 怒蛟帮的疯狂很快就停下了,不只是停下,整个怒蛟帮都偃旗息鼓迅速龟缩了起来。除了几个南北漕运的路线,其余地方根本见不到怒蛟帮弟子的身影。

    一场暴雨将天地洗刷了一遍,天地间充满了泥土的芬芳,山岭,密林都格外的郁郁葱葱。雨后斜阳,一道彩虹凌驾于山峰之间。

    在盘旋的中山古道之上,一群衣衫褴偻的囚徒被一群‘蒙’面黑衣人驱赶着,沿着古道‘摸’着悬崖峭壁艰难的行走着。每一步都那么的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就坠入万丈深渊死无葬身之地。

    宁月与余‘浪’坐在悬≧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崖边上低头望着云海翻转,那仿佛直通地狱的深炯让宁月的头皮忍不住一阵发麻。

    “你确定试过了?”

    “上等的牛筋编制的巨网,每十五丈布上一张,这山崖云海浓密就算眼睛再毒也发现不了,一共十六个地方,共两百张网保证万无一失……”

    “我只问你试过没有?”宁月猛然间转过脸,凶狠的盯着余‘浪’这欠‘抽’的脸咬牙切齿的喝道。

    “这个我试过,其他的没有?”余‘浪’微微缩了缩脖子,看着宁月鄙夷的眼神顿时脸上挂不住了,“你特么还有脸怪我?这是什么?万丈悬崖啊!你特么跳着试试?看摔不死你!”

    “你的轻功不是举世无双么?”宁月幽幽的话让余‘浪’顿时想直接跳起来和宁月决斗。

    “轻功好就该死?谁和你说轻功好就摔不死人?这是轻功,不是特么飞啊!”余‘浪’的咆哮划过天际,惊得悬崖边一只金雕冲天而起直上九霄。

    “淡定,人来了!”宁月缓缓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按计划行事吧!”

    宁月的声音落下瞬间,一道身影如方才冲天而起的金雕一般直上中山山顶。十二楼主依旧是那一身金‘色’‘骚’包的服装,衣服上布满了紫‘色’的条文。华贵与庄严并重,让人感受到一丝上位者的压迫。

    十二楼主看到山顶只有宁月和余‘浪’两人,顿时眼神一怔。但下一瞬间,就被宁月身边那几十口大箱子所吸引。气息顿时急促了,大步向箱子走去,还没三步他就不得不停下脚步。

    “宁月,你做什么?”十二楼主的声音很急促,语气中喷‘射’着熊熊的怒火。

    宁月一手拿着火舌,满脸戏谑的通过金‘色’面具的眼孔看到里面包含愤怒的眼眸,“不做什么,我的条件在信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么把你被你抓走的武林前辈还回来,要么我们同归于尽。

    一万石的火‘药’,就算在这里爆炸也能把整个山顶都炸平吧?你不信可以试试!”

    “沈千秋他们已经在山腰上,不时将会过来!”

    “那正好!”宁月淡淡的一笑,对着余‘浪’点了点头,“我让余‘浪’去领人,咱们在这里好好聊聊。等余‘浪’他们确定安全之后,他会传信给我,我再把火‘药’‘交’给你!”

    “不行!”十二楼楼主低沉的声音仿佛从喉咙处发出的嘶嚎,“如果他们安全了,你再点燃火‘药’与我同归于尽怎么办?”

    “你就这么认为我想死?”宁月戏谑的一笑,但转瞬间再次将脸上的表情收起化为一脸的冷漠,“你以为我在跟你商量么?”

    说着手底一松,冒着火焰的火舌轻轻的脱手向火‘药’落去。十二楼主不懂火‘药’的威力,也不知道平地上的火‘药’其杀伤力非常有限。他只知道火‘药’的威力很强,五百石的火‘药’就可以炸平山峰,他只知道火‘药’是一个传说。而这里有一万石

    所以,那一瞬间,十二楼主只感觉亡魂大冒。几乎用尖锐的声音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喊,“我答应——”

    “啪——”几乎坠落的火舌牢牢的握在宁月的手中。何止是十二楼主,就是余‘浪’那一刻也被吓得手脚发软,满头大汗的看着宁月那微笑的表情仿佛就是在看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改变注意了?”宁月的声音很温柔,但却又如此的刺耳。

    十二楼主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这才稳住了心神,看向宁月的眼神充满了忌惮。这是一个疯子,做事完全不顾后果的疯子。一个普通的疯子,他只会杀人。但一个聪明的疯子,就连自己也不放过。在这个时候,宁月在十二楼楼主的眼中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你先打开箱子,让我确认里面装的是不是火‘药’!”十二楼楼主留了一个心眼,当然这样的心眼是行走江湖必不可少的。

    余‘浪’强力的控制着手让手不再颤抖,刚才宁月的玩火让他到现在还没有回复。十二楼主不确定箱子里是不是火‘药’,但余‘浪’却知道,这些箱子里装的可是十足的黑火‘药’啊。

    箱子被打开,漆黑如墨的粉末映入十二楼主的眼帘。他们见过火‘药’,也用过火‘药’。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箱子里装的就是那批被高静鸣截下藏匿的东西。

    整整三百个箱子,堆积起来和小山一样的巍峨。余‘浪’没有打开全部,也不可能打开全部。十二楼主指哪一个,余‘浪’打开哪一个。一连‘抽’查了五十个,全部是火‘药’并无虚假。

    十二楼主的眼神稍稍安定,从怀中掏出一面令牌化作流星向宁月打来,“拿着这个去山腰上领人。见令牌如见我,他们不会阻拦的。”

    余‘浪’一把捞起令牌,那是一面纯金打造的天罗令。天罗令出现江湖次数不多,但只要是江南武林人士几乎都能认出。因为天罗令的每一次出现,都是是伴随着血雨腥风。

    “保重!”余‘浪’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宁月的脸,眼神中蕴满了化不开的担忧。

    “放心,我还不想死!”宁月淡淡的一笑,轻轻的挥手像是甩开天空那一片云彩。

    余‘浪’的身形化作流光向山下‘激’‘射’而去,与十二楼主擦肩而过的瞬间,余‘浪’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气机的锁定。如果不是宁月手中的火舌让他投鼠忌器,估计他会忍不住出手将自己击杀当场吧?

    山腰处,原本缓行的队伍突然间停下。十几个先天神秘人瞬间‘抽’出奇形怪状的武器凝重的直视前方。余‘浪’的身影如灵猿一般在古道中闪转,十二楼的气机齐齐的向余‘浪’越来越近的身影威压而去。

    “天罗令在此——你们楼主有令,立刻放人!”余‘浪’‘骚’包的一手举着天罗令一手摇着折扇。金‘色’天罗令,见之如见楼主。这是十二楼的铁律,哪怕明知道对方是余‘浪’十二楼不得不应。

    武器收起,余‘浪’也看到了被他们俘虏的江南武林盟前辈。每一个虽然身陷囫囵,但每一个的气度依旧非凡。就算武功被禁锢,昂首‘挺’立的风采依旧。

    “沈伯父,诸位前辈,你们受苦了!”余‘浪’收起了他不羁的笑容,郑重的扫过一张又一张熟悉的脸盘。这些才是现在江南武林的实力,只要有他们,江南武林依旧风‘骚’。

    “盟主呢?他到底用什么代价换得我们?难道……是火‘药’?”沈千秋心底一颤,‘激’动的盯着余‘浪’满脸的震惊懊悔。

    “哈哈哈……不是火‘药’,你以为能把你们这群老不死的换回来?你们应该感谢你们的武林盟主,他用江南道数百万人的命换了你们这群老杂‘毛’。要是将来,这事一旦传出江湖,哈哈哈……”

    余‘浪’没说话,一边一个带着面具的十二楼高手就已经肆意的大笑。而他的话犹如一根根毒刺,狠狠的扎进江南武林盟的心脏。

    “糊涂啊——盟主怎么可以如此?他怎么可以——”沈千秋一声哭诉肝肠寸断,那浓浓的懊悔恨不得把自己粉身碎骨。

    “沈伯父不必太惊慌,这事盟主早已有全盘计划。沈青,人有没有少?”

    “出发前我已经数过,一个没少!”沈青的声音有些虚弱,但却依旧阳光温雅。在十二楼敌意的注视下,余‘浪’带着一众武林前辈缓缓的后退向山脚行去。

    “你是十二楼主?”宁月一屁股坐在一口箱子之上看着面前的金‘色’面具好奇的问道。

    “不错!”

    “神‘交’已久啊!”宁月颇为感慨的说道,“咱们‘交’手有一年了吧?终于见到你这活人了。”

    “不,只有两个月!两个月前,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屁。当我真正正视你的时候才发现,你给我带来了多么大的损失。

    十二楼有强有弱,但每一楼都能在江南道跺地三震!但在苏州府,因为静夜的背叛害的我六楼尽灭,从那一天起,你宁月就是我十二楼的心腹大患。”

    “静夜背叛?”宁月顿时懵了,“有么?”

    “哼哼哼!要不是她背叛,你以为六楼楼主会亲自去净月庵?他们会不带什么人就跳到你的面前让你们杀?不过静夜已经为她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而你的代价才刚刚开始!”

    “你想玩我?”宁月突然收起笑脸,一脸严肃的问道。

    “是啊,你开不开心?天幕府,江南武林盟只是开始,后面的,将是你的朋友,亲人,故‘交’,乡邻!只要和你有关系的,我会慢慢玩,一个一个的点名!”十二楼楼主的声音很平淡,但却听在宁月的耳朵里如此的渗人,背后衣服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湿透。q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