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金余同的心思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五十五章 金余同的心思

    “真的?”宁月的话音刚落,余‘浪’也顾不得内府的绞痛惊喜的问道。他之前也是随口安慰一下大家,但想不到宁月的回答这么给力?竟然直接就给了大家福音。

    宁月白了余‘浪’一眼,感情这货刚才的话是随口说的?还真以为这货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呢。

    “打,我们是打不过十二楼了。当武力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我们也只能通过谈判来达到目的。”宁月眼神微微闪烁,他说出这话却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谈判?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和十二楼谈判?”余‘浪’茫然的瞪着眼睛,脑子一时间转不过弯来。自己这群人现在是丧家之犬,就算等功力尽复也干不过十二楼,如何谈?⊙wan⊙shu⊙ba,ww︽w.wa≮nshub▲a.co≈m

    “因为我们手底还有十二楼迫切需要的东西!”宁月的眼神很凝重。

    “不行!”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宁月的话,沈青猛然间睁开眼睛,眉心的朱红越发的耀眼让他看起来越发的宝相庄重。

    “火‘药’关系到江南道数百万百姓的生死存亡,我们不能拿他来和十二楼谈判。如果用火‘药’换回了一众前辈,却让十二楼得逞引镜湖之水倒灌江南,你让他们如何自处?”

    宁月轻轻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十二楼要炸开白屏山没那么简单,爆破是一种技术活。一万石火‘药’的确可以炸毁白屏山,但我没打算全部给他们。我有把握,你信我一次!”

    宁月的眼神很清澈,一点也没有上次因为天幕府覆灭而表‘露’出来的疯狂。过了许久,沈青在默默的点了点头再次闭上了眼睛。

    “谁去谈判?”余‘浪’吧眨着眼睛疑‘惑’的问道。

    “先不急!等毒解了之后再说。”

    宁月的易容术不敢说登峰造极,但隐瞒住一些暗中的眼睛还是轻而易举。金陵城中心,天幕府外已经挂起了淡淡的结界。这个结界的名字就叫天幕,也是天幕府名字的由来。

    每一个天幕府总部在建设的过程中,天工阁都会给天幕府布上数十万枚符文再配上奇‘门’遁甲之术形成天幕结界。天幕结界不只是有抵御来敌的功能,更是一个可以远程攻击的堡垒。

    只要天幕结界展开,不将天幕府内的高手尽数杀死,天幕府就能一直给主城周围方圆五里范围提供火力输出。只要有天幕结界,就算千军万马攻城都只能望而兴叹。

    但大周九州只有十二座天幕总部,十二个天幕结界。不是朝廷不愿意多建几座,而是天幕结界的建造成本实在太高。这种永不沦陷的堡垒,每一座的造价都价值连城。

    宁月的天幕府令牌就是出入天幕结界的凭证,这是天幕府沦陷以来,宁月第一次踏入天幕府。

    一双双火辣辣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后背,哪怕自己易了容。在天幕府之中自己的身份就像一个电灯泡那么的扎眼。整个天幕府总部只剩下一个银牌捕头,而那个人只有宁月。

    金余同的办公堂内,他已经一身正装的在桌后等候。从宁月踏入天幕府的瞬间,他已经知道了宁月的到来。

    “总捕……”

    “不敢当!”金余同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笑容,就连伪装的笑容也不屑于挂在脸上,“堂堂江南道武林盟主驾临,你这一声总捕我是万万不敢应的。不知道宁盟主大驾光临天幕府有何贵干?”

    “昨日,十二楼突袭沈府别院,江南武林盟的人全军覆没。如今十二楼在金陵几乎一手遮天,我想请总捕出手……”

    “凭什么?”金余同还没等宁月把话说完就戏谑的打断道,“江南道武林和十二楼厮杀关我们什么事?你们武林纷争与我何干?”

    “十二楼坐下了高巡抚灭‘门’一案,他更是也覆灭了天幕府……”

    “那是天幕府的事,与你何干?”金余同抬起头,眼神冷漠的直视宁月的眼睛,哪怕看到宁月眼中饱含的怒火也丝毫不为所动。

    “我懂了!”宁月喃喃低语,天幕府不是不想对付十二楼,金余同的打算是等江南武林盟与十二楼分出胜负之后再出手。

    轻轻的对金余同抱拳行了一个江湖武林的礼仪转身离开。宁月此刻首要任务是将沈千秋他们救下,只要救下沈千秋等一众武林高手,就算没有金余同宁月也有胜算。

    “等等!”金余同的声音让宁月顿住了脚步,“‘交’出你的令牌!”

    宁月猛然的回头,暴怒的眼神直视金余同冰冷的眼眸。肩膀微微颤抖,藏在袖子中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深深的做了几个呼吸,宁月才缓缓的平复了下来。缓缓的从怀中掏出那面银‘色’的令牌,轻轻的放在金余同的桌上。

    留恋的眼神不舍的看着那面令牌,仿佛灵魂中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般。令牌是宁月身份的象征,也是他在这个世界能找到的唯一寄托。恍惚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宁月的脑海中回‘荡’。

    “宁月,‘交’出你的配枪,明天开始去‘交’警处报到!”

    两个几乎相同意思的声音在耳边环绕‘交’织,再次回过神的时候。泪水已经‘迷’糊了自己的双眼,我是警察,我是捕快,我问心无愧!

    一滴清泪划过宁月的脸颊,滴落在金余同的办公桌上砸出清脆的声响。宁月轻轻的收回手指,擦去眼角的泪水,再次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宁月,我早就警告过你!你是天幕府捕快,你不该和武林人士走这么近。你不听也就算了,你竟然还做起了他们的武林盟主?这是公然无视天幕府的规定……”

    “请问,天幕府三百七十八条规定上哪一条规定了天幕府捕快不可与江湖武林有牵扯?哪一条规定江湖武林是我们的敌人?哪一条规定不可以成为武林盟主的?”宁月的声音很冷,低沉的声音犹如‘棒’喝一般敲在金余同的头顶。

    “这是惯例!”金余同气愤的拍案而起,死死的盯着宁月的背影却莫名的感觉自己的渺小。

    “那就是没有了?”宁月轻笑一声,“如果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依旧会抓那个‘混’蛋。如果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依旧会在那个时侯做他们的武林盟主。不求功过是非,但求问心无愧!”

    宁月留下一个背影摔‘门’而去,从天幕府出来的一瞬间只感觉一身轻松。轻松的不是因为卸下了天幕府的重担,卸下的只是心底的负担。如果天幕府的所作所为不符合自己的理念自己的本心……那面令牌要之何用?

    寂静的夜,窗外虫子也止住了欢唱安静的陷入沉睡。诗雅安静的躺在华丽的客房中陷入沉睡,她这一次受伤真的很重。哪怕过了两天,都没有清醒的迹象。

    突然,房间内的烛火微微摇曳,紧闭的窗户不知何时被人推开。下一瞬,一个身影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充满芳香的房中。

    岳继贤的脸‘色’有些苍白,脸颊处也明显塌了下去。即使这段时间遭了这么多的罪也丝毫没有改变他好‘色’的本‘性’。

    自从沈府别院看到四‘女’之后,岳继贤的心为之魂牵梦绕。当年他贪心不足让江州龙王去梅山为他提亲被龙王拒绝之后,千暮雪就成了岳继贤的梦魔。而现在,哪怕是千暮雪的‘侍’‘女’,他也有着病态的贪‘欲’。

    ‘床’上躺着的佳人如娇‘花’般柔媚,让岳继贤心中的热血忍不住沸腾。两天了,他等待了两天终于被他等到了机会。

    三大弟子被他用各种理由支开,他现在已经是怒蛟帮说一不二的主宰,周围整栋楼已经被他包下其余的怒蛟帮弟子也已经被他支开。而现在,就是他的时刻他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

    “千暮雪的美名震烁武林,但她却何其的自甘堕落?竟然放着天仙不做却要委身嫁给一个一无所有卑贱低微的捕快?我堂堂怒蛟帮少帮主,有什么配不上她的?就连爹也不帮我?

    他不帮我,我就自己去取。在得到千暮雪之前,我先收点利息!反正等得到了千暮雪,你们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岳继贤得意的来到‘床’前,轻轻的掀开如云一般的薄纱‘露’出了里面诗雅绝美安静的睡容。深处细长的手指,轻轻触‘摸’上诗雅吹弹可破的脸颊。那柔腻的触感让岳继贤的心为之一颤,仿佛触电一般的将手弹开。

    “千暮雪真自‘私’,这么绝‘色’的‘女’子,怎么可以当做下人一样使唤?你应该像公主一样被人捧在手心,你应该过着风华绝代光彩夺魄的生活。这些千暮雪不会给你,宁月给不了你,而我却可以……”

    “你想的太美!”一个戏谑的声音突然从窗户口响起。在声音落地的瞬间,窗户破碎化成满地的碎片。一身白衣的宁月如鬼魅一般冲入房间。

    “宁月?是你?”岳继贤惊恐的盯着来人,宁月曾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心里‘阴’影。而现在,自己要做的好事再一次被他当场撞破,惊怒‘交’加之间竟然呆立当场忘记的呼喊。

    “嗤——”一道朦胧的红光在宁月的指尖隐隐乍现,刹那间一道淡红‘色’的指力‘激’‘射’而出直奔岳继贤的心‘门’。

    当岳继贤回神的刹那,指力已然袭到了身前。那一道指力之间带着死亡的气息,浓浓的杀意让岳继贤的灵魂仿佛冻结。

    “宁月你敢!啊——”在呼出的刹那,指力已然袭到了岳继贤的心‘门’。那种如火焰般灼热的刺痛,瞬间烧的岳继贤发出一声惨叫。

    “什么声音?”

    “不好——是少帮主的声音!”

    怒蛟帮弟子惊恐的向诗雅的房间狂奔,当他们破‘门’而入之后,眼前的场景却是让他们心胆俱裂。岳继贤‘胸’口那一道贯穿的伤口没有一丝血液流出,而此刻的岳继贤,已经没有了心跳呼吸。q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