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可怕的妖孽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百八十三章 可怕的妖孽

    千暮雪就算切菜都能做的剑气方寸之内生灵勿进,但想不到做‘女’红却没有练出一个东方不败。。 甚至这三年来,宁月‘肉’眼可见的看着千暮雪‘女’红的手法越发‘精’湛。而且此刻千暮雪所绣出的刺绣,就是放眼天下能及者也寥寥无几。

    但即便这样,宁月这三年来却没有穿到一件千暮雪亲手缝制的衣服。都说男人有了孩子之后,在家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以前宁月不信,但现在信了。

    有时候,看着‘女’儿每天都能换着穿新衣,羡慕的宁月的眼睛都是发绿的。但是,就算羡慕也没用,难道要宁月一个做老爹的和‘女’儿抢衣服穿?

    宁月安静的坐在石桌边上,微微¢wan¢shu¢ba,w□ww.wa◇nshub≦a.c●om眯着眼睛看着在后‘花’园练剑的小萱。剑气呼啸,刚柔并济,每一道剑光都带着浓烈的‘迷’幻‘色’彩。

    这是小萱自创的武功,用小萱的话说,身为千山暮雪和蓝田郡王的弟子,要是没有一两套从未出现江湖的绝学,这不是丢了师傅师娘的脸么?

    但是,自从小雪出生后,千暮雪的整个心思都在小雪身上。就连自己练剑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哪有时间替小萱创一套剑法?

    而宁月这个做师傅的,却是因为懒。以宁月的武学修为,创出一套不错的武功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宁月这个‘性’子,要么不做,要么就创出一套惊天动地的武功。但是,创建武功需要琢磨,需要耐心,享受惯了的宁月懒得‘弄’。

    这下子,却是把东皇小萱给惹急了。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负责的师傅,赌气之下自己跑到后山开始自创武功。一开始,宁月还觉得不好意思。但一想到自己的师傅,那种优越感油然而生也就算了。

    时间一晃过了三年,东皇小萱自信满满的来到宁月面前臭屁。说自己创了一套惊天地,泣鬼神的剑法,取名为幻月剑诀。剑光一出,天地变‘色’日月无光,只要剑法使出,无论是谁都会深陷其中至死都无法超脱。

    看着东皇小萱这么牛‘逼’,宁月也觉得小萱是来找打脸的,所以便翘起二郎‘腿’让她在后院演练一番,也好让他这个做师傅的开开眼见。

    剑法施展,的确如小萱说的如梦如幻,一般人遇到了,也的确会被梦幻的剑气剑光所‘迷’‘惑’。就算是先天境界,也基本上玩完。这是一套不错的剑法,宁月心底很中肯的评价到。

    当然,也仅仅只是不错不能再多了。因为这一套剑法,虽然将剑法剑招展现到了极致,但却因为过度的追求剑法的梦幻而忽略了剑意。致使这套剑法,剑招极强但剑意薄弱。

    如果专修这套剑法,虽然先天可期但武道难进。在宁月看来,不能直指武道的武功都不算绝学。所以东皇小萱的牛‘逼’,算是吹破了。

    宁月悠闲的拿出酒杯,轻轻的一晃,几滴酒水溢出酒杯。宁月伸手微弹,酒水瞬间化作流光向东皇小萱‘激’‘射’而去。

    “嗤”突然间,一道如梦如幻的剑气骤然出现,仿佛原本就在这里等着的一般。剑气犀利,瞬间将打来的酒水一剑劈成两半。

    小萱的眉‘毛’微微一挑,得意的表情还没有‘露’出,突然间脸‘色’大变。眼前的剑光骤然一晃,小萱仿佛施展了分身术一般将身形一分为三。

    “一气化三清”三个小萱仿佛组成了三才之阵,剑尖轻微颤动抖出三朵剑‘花’。

    “噗噗噗”三道青烟升起,三滴酒水,被小萱一剑刺破。剑光消散,东皇小萱背剑而立,两边的脸颊上浮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师傅”

    “哒”一声轻响,小萱猛然间脸‘色’大变,伸出手指轻轻的一模额头,指间微凉原来一滴酒水竟然在此刻落到了她的额头。

    “师傅,你耍诈!”小萱瞪着眼睛,龇牙咧嘴的喝到,眼神中涌现出浓浓的不服。

    “为师可没有耍诈,这几滴酒水,却是为师同时打出的。而其中,蕴含着三种剑意。之前两种,你能及时分辨并作出应对,但最后一种,你却恍若未闻。你知道为什么?”宁月缓缓的摇着折扇,一脸装‘逼’的说教到。

    “为什么?”

    “因为最后一剑,是真正的梦幻剑意,也可以说是无相剑意。你的幻月剑诀,过多的模仿云雾,明月,天涯,水流,虽然做到了道法自然但没做到自然而然。

    云无常形,水无常势,你刻意的模仿反倒落了下成。剑若流云,以心御剑方为上层。所以我只能说,你这一套剑法不错,但如果过于执着那就输了。”

    “知道了……多谢师傅教诲。”小萱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

    “啪啪啪”虽然小萱仿佛受了打击,但坐在宁月脚边木马上的小雪兴奋的拍着手掌,那‘激’动的样子,就仿佛看到了好玩的玩具一般。

    “师姐好厉害,舞剑舞得真漂亮”甜甜的声音响起,仿佛是一瑶池之水洒向人间。

    “小屁孩懂什么?等你长大一点了,学了武功之后就知道了。师姐刚才是练剑,不是舞剑,舞剑是歌姬用来取悦别人的东西,师姐的剑法可是杀人的。”

    也许是因为小雪的出生分走了原本属于小萱的爱,这三年来小萱一直有些吃醋。但不知为什么,小萱吃醋的环境一直是宁月和千暮雪在场的情况下。到了晚上,小萱又是抱着小雪不撒手。

    为了让小雪断‘奶’,宁月提议让小雪和小萱睡两天,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一睡就是一年。从那之后,两人晚上都要睡在一起,谁拉都不成。

    “哼,谁说我不懂的!”小雪一听,顿时来气了。龇着那稀疏的牙齿,眼神中迸出了浓浓的不服。利索的从木马背上爬下,一溜烟的跑回到小屋之中。

    对于这两个孩子吵吵闹闹,宁月夫‘妇’两个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再说了,小孩子记不了仇,没几分钟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宁月轻轻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想着这日子……真是够颓废的。

    叮铃铃一声翠响,刚刚跑回小屋的小雪又一溜烟的跑了回来,还拿着宁月给她削的木剑。看着小雪这不服输的表情,宁月顿时哑然失笑。

    “暮雪,这‘性’子随你!”宁月回头看着一直安静的千暮雪笑着说道。

    “这孩子出生以来什么都像你,甚至让我怀疑是不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都说父‘精’母血,总是该有点像我的。”难得千暮雪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甚至说话的时候,脸‘色’都挂起了笑容。

    小雪拿着木剑,一脸桀骜的来到小萱面前,“谁说我不懂的,不就是舞剑嘛,你站一边看着,我舞给你看”

    “哦?”小萱眉‘毛’一挑,‘露’出一脸不信的神情,“行啊,师姐退边上了,来,我的郡主殿下,请开始你的表演”

    话音刚刚落地,小雪举着木剑学着小萱的样子像模像样的舞了起来。而小萱一开始还是戏虐的目光,但仅仅过了几息时间,眼神就开始变得凝重了。而又过了几息,小萱的嘴巴猛然间张大仿佛能塞一个鸭蛋。

    小雪舞剑很拙劣,根本没有半点之前小萱舞动的那么炫美。别说剑气如梦如幻,就那缓慢的动作凌‘乱’的节奏根本就是胡闹。

    但是无论是小萱还是宁月,都‘露’出了仿佛见鬼一样的神情。就连一直处变不惊的千暮雪,都停下了动作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小雪。

    因为小雪虽然速度,节奏,剑意,剑势剑气全无,但她的动作却如此的‘精’准一丝不差。小萱舞剑的时候,周围可是有着梦幻一般的剑光,没有足够的修为根本不可能看清小萱的动作。

    但是,小雪这个才两岁半的孩子,根本不懂武功的孩子,竟然……竟然能依葫芦画瓢的模仿下来。

    “小萱,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教的?”宁月眉头一皱,声音化线传入陷入呆滞的东皇小萱的耳中。

    “师傅,我敢发誓,刚才是我第一次在你面前展示幻月剑诀,而其他的时候,我都是在后山研究。如果师妹不是自己偷偷跑来偷看的话,刚才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才对。”

    “说出这话你不觉得丢人么?小雪跑去后山偷看你会发现不了?”

    “正因为我没发现所以我才确定她真的就是刚才看了一遍之后记住了。话说师傅啊,你和师娘到底生了个什么妖孽啊。就这样的悟‘性’,再加上那个连紫‘玉’老道都能吓跑的根骨,你确定你们生的是人?”

    “屁话,不是人难道是妖怪?”宁月突然转过脸,对着小萱猛然间一瞪眼睛。

    “不是师傅,小雪恐怕是妖怪的祖宗。你看看,她还在继续,还在继续,我幻月剑诀七七四十九招一共一千三百式,就是过目不忘也没办法都记住吧?但是……她……她竟然……不对……后面的不一样了……”

    听了小萱的传音入密,宁月顿时眼神一凝向小雪望去。果然后面的招式因为记忆有限而没有记住。但小雪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竟然舞出了一个剑势相近,但完全不同的剑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