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法玄幻 > 天幕神捕最新章节 > 天幕神捕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 宁月赶到
天幕神捕

《天幕神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百六十五章 宁月赶到

    一  当太阳闪耀出光辉的时候,千暮雪就已经意识到法王实力的可怕。,: 。而此刻,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千暮雪的脸‘色’却已经变成了惨白。从底下升起的太阳太过于刺眼,也太过于强劲,就算千暮雪的实力再提高一倍,都无法抵御太阳的光辉。

    但是,千暮雪依旧咬着牙关,眼神中迸‘射’出了刻骨的仇恨。因为到了现在,她终于相信宁月确实已经死在法王的手中。因为只有像法王这样的实力,才能让宁月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面对这缓缓升起的太阳,千暮雪努力的催动着功力。但是,无论自己如何催动,底下的太阳依旧强悍如此的令人绝望。气机锁定,空间封锁。千暮雪甚至连闪避都做不到。

  《wan《shu《ba,w$ww.wa︾ns☆huba.co≤m;  太阳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将千暮雪吞没。到了这一刻,千暮雪的心底没有恐惧没有后悔,流淌在心间的,唯有那浓浓的不甘。

    “对不起……夫君,暮雪没能为你报仇。对不起……孩子,娘不能把你生下了……”

    “铮铮铮”突然间,一道琴声响彻天地,在琴声响起的瞬间,天地在刹那间定格。无尽的道韵流淌天地,无尽的锋芒展‘露’世间。

    那一瞬间,千暮雪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那一道绚丽的五彩剑气仿佛穿越了时空峡间来到千暮雪的面前。千暮雪突然间眼泪奔涌,因为那一道剑气,是夫君的。没有人比千暮雪更懂宁月的爱,所以她能一眼认出这一道五彩剑气之中蕴藏着何等的愤怒。

    一剑穿破云霄,将太阳生生的击溃。法王扬起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厌恶。虽然他早已料到,但宁月真的再出出现的时候,依旧难掩心底的怒火。

    宁月没死,也不能死。所以法王很清楚,宁月一定要来。一个注定会来破坏他的计划,注定回来捣‘乱’的人,他却不能杀。这种憋屈和耻辱,在法王的心底化成了滔滔的火焰。

    天空的太阳消散,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的搂着千暮雪的腰肢。千暮雪沉醉的眯起眼睛,紧紧的贴着宁月的‘胸’膛。这一刻,千暮雪的心仿佛缓缓的融化。只要宁月没事,世上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幸福满足的了。

    感受到宁月的用力,千暮雪突然间警醒。连忙慌‘乱’的推开宁月的手臂,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惊慌。牵着千暮雪的手,两人缓缓的从天空落下。

    感受到了千暮雪的挣扎,宁月脸上‘露’出一丝不解一丝错愕。看着宁月的表情,千暮雪的心不由的一紧,“夫君,你刚才太用力了,万一伤了孩子……”

    “不会,我怎么会伤了……”突然,宁月的话语嘎然而止,眼睛瞪得浑圆直勾勾的盯着千暮雪,“孩子?你肚子里……有孩子?我……我……我要当爹了?”

    “嗯”千暮雪微微低下头,眼‘波’有些闪烁。而千暮雪应了一声,听在宁月的耳中仿佛天籁之音,脸上猛然间涌起了兴奋的狂喜。突然,宁月身形一颤,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微微的转过头别过脸。

    “你们刚刚欺负老子的老婆孩子?”‘阴’冷的话语,仿佛北夜的寒风,每一个字都仿佛带着凛冽的寒气。听到宁月的这一句话,不知为何法王都感觉发自灵魂的寒冷。

    “宁月,明明是千暮雪跑来圣山捣‘乱’,你倒是会颠倒黑白!别以为你每一次都会命大的活下来……”法王的声音依旧如此的‘阴’沉可怕,而宁月的脸‘色’,却也在这一刻化成了‘阴’云。

    “我当然不会认为我的命大是因为幸运,但是……敢动我媳‘妇’一根头发,老子就杀到你九天十地!”话音落地,骤然间神魂虚影冲天而起。晶莹的神魂虚影,仿佛战神临凡。

    神魂虚影傲立苍穹的瞬间,宁月搂着千暮雪已经站到了神魂虚影的眉心。手中法决掐动,神魂虚影也如同宁月一般掐动着法决。突然间,一座莲台从宁月的脚下升起。莲台‘花’开十六瓣,每一瓣都是一道犀利的剑气。

    莲‘花’‘花’瓣冲天而起,在空中化成一道道犀利的剑气。剑气流转,化作鱼龙起舞。法王的眼神微微一冷,手掌纷飞,一道气劲从太阳轮上‘激’‘射’而出化成了一面巨大的屏障。

    青莲剑气狠狠的撞上屏障,炸出一团团火焰。火焰爆开,无尽的余‘波’将视线阻挡。余‘波’‘荡’漾,但瞬间仿佛被什么镇压的一般急速的散尽。法王依旧一动不动的虚浮在空中,身前的屏障也依旧完好无损。

    “以你的实力,就算本座站着不动,你都休想伤到本座一个头发……真是螳臂当车不知死活……”

    突然,法王的话音噶然而止。只见宁月飞速的掐动法决,脚下的莲台急速的幻化,无数青莲剑气仿佛流星雨一般向法王疾驰而去。无数的爆炸,如同爆竹一般在法王的身前炸开。

    余‘波’狂涌,飞洒走石。烟尘弥漫,遮天蔽日。

    法王的眼神猛然间变得‘阴’沉了下来,手掌微微的抬起。刹那间天地仿佛被定格了一般。无尽的浓烟,一瞬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镇压。而当法王看清眼前一幕的时候,突然间咧嘴笑了。

    无数青莲剑气突然间在宁月的面前凝聚成一柄青莲天剑。天剑划破九霄,仿佛跨越了时空一般狠狠的向法王的‘胸’膛撞去。

    “呵呵呵……我说过,以你的实力,根本无法碰到我一根头发。竟然还妄图使用声东击西之战术。不知道是你的无知,还是因为你的天真?”法王淡漠的声音缓缓的传来,慢慢的抬起手。

    青莲天剑狠狠的撞来,而法王张开手掌仿佛想要用‘肉’掌将宁月的天剑接住。突然间,一道无形的‘波’动在法王的掌中‘荡’漾开去。

    周围无数围绕着法王的剑气突然间齐齐停顿了一瞬间,而后仿佛被锤子敲碎的冰雕一般纷纷爆裂。

    天剑狠狠的撞上发完的手掌,掌心之中仿佛有着漩涡一般。法王的身形依旧在空中悬浮,而天剑的攻击却戛然而止。

    宁月双手‘交’叉在‘胸’间,双指并剑努力的催动着天剑的轰击。但是,法王的手掌之中仿佛有一只血盆大口,正在一点点的慢慢的吞噬着宁月的青莲剑气。

    正在法王用戏虐的眼神向宁月望来的时候,突然间眼眸一缩。因为他发现,原本一直在宁月身边的千暮雪竟然不见了。

    “发现了么?但可惜已经晚了!”宁月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容,猛然间苍穹之上,一道气机锁定将法王牢牢定格。

    一剑光寒,仿佛皓月坠落九霄。一道剑气,如流星陨落银河。法王在这一刻终于脸‘色’变了,因为这一刻,他面对的不是千暮雪,也不是宁月,而是千暮雪和宁月夫‘妇’。

    两个都是震铄古今的绝世天骄,两个都能让世界黯然失‘色’的天才。这两人的联手,又岂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

    宁月的一剑,法王接的那么轻松,但谁又知道宁月给他的压力?宁月的实力虽然比法王差了很远,但宁月却不是蝼蚁,而是真正的武道高手。

    别说问道之境,就是天道之境要是不小心还能被一个武道高手给伤着。如果痛下杀手,宁月早已死了三次。但是,偏偏宁月现在还不能杀。

    这种杀不得打不得却又喜欢跑来找打的,法王也是无可奈何。既要压制住宁月的攻击,又要担心不能把宁月‘弄’死了。这种把控,着实让法王头疼‘欲’裂。

    而现在,终于被宁月找到了一线反制的机会。不得不说,宁月和千暮雪的配合真是天衣无缝,而千暮雪这一剑来的时机,也太巧了。

    千暮雪的剑气眨眼间都到了头顶,而宁月的天剑攻击却才化解的一半。瞬息之间,法王意识的需要改变战术了。

    手掌之中,突然再一次‘荡’漾起一道‘波’纹。‘波’纹‘荡’漾起的瞬间,宁月就感受到了一丝危机。来不及细想,当机立断的撤回输出向后退去。

    “轰”毫无征兆的,一声巨响在法王的掌中爆开,爆炸的余‘波’,掺杂着碎裂的剑气狠狠的向宁月席卷而来。

    宁月脚尖连点,仿佛踩着虚空之中的阶梯一般直冲云霄。而也在电石‘花’火之间,一道余‘波’自宁月的脚下席卷而过。这不是普通的余‘波’,而是夹杂着宁月青莲剑气的余‘波’。如果在猝不及防之下,就是宁月被余‘波’扫中也能受伤。

    当法王化解青莲剑气的瞬间,千暮雪的剑气却已经狠狠的刺下。法王连忙带着轻璇向后暴退,剑气掠过,法王的一段发丝在剑气下迸断在清风中轻舞。

    当法王刚刚站稳身体的时候,宁月身形突然间出现在法王的身前,一道无量劫指‘激’‘射’而出。无量劫指,是宁月所能发出的最快武功,而以武道之境的宁月施展,其速度几乎同时抵达。

    “轰”一道白光闪动,法王冷冷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面泛着星辰的屏障出现在法王面前,而无量劫指的攻击,终究还是慢了一点。

    “尊敬的长生天宫的法王,刚才你说什么来着?就是站着不动,我们也休想伤到你一根‘毛’?不过现在你不仅动了,我现在还揪了你一撮‘毛’发!”说着,宁月轻轻地一吹将那一缕发丝吹向法王,“所以说,莫装‘逼’,会被打脸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